2021年1月2日 • 1445 2021年1月2日 • 1945 2021年1月3日 • 1445

《兔人》

1.

「兔子因為自己領先烏龜好多,認為就算休息一下,烏龜都追不上牠,所以就走到路邊睡覺,但等到兔子起來時,烏龜已經衝過終點了。你知道,這個故事想說甚麼道理?」
「爸爸,我知,就算烏龜看上去不可能跑贏兔子,但只要努力、不放棄,總有機會可以贏到兔子。」
「沒錯,所以記著,你將來做人,就算你不是兔子,也要好像烏龜一樣努力!」
「但是,爸爸,如果兔子不偷懶,烏龜又會怎樣?」

陳軍猛然一醒。
「派單,你有十張訂單。」一把冰冷又生硬的聲音在陳軍戴著的頭盔內響起。
「我睡了多久?」
「一個小時,總共是四張訂單的時間。」
陳軍往後抓著頭盔的連接帶,一把插入安裝在自己頸後的神經接口,瞬間連接上了智能貨運系統。
「媽的。」雖然系統連接時會注射少量麻藥,陳軍依然不喜歡那種既酸又痛的感覺,但很多跑手為了方便,會在睡覺時不除下連接帶,陳軍郤總是認為公司會在睡覺時監控自己的大腦。
連上系統後,頭盔的鏡片馬上彈出密密麻麻的訂單資料。
「五公里的單,配送時間不是十五分鐘嗎?為什麼現在只有十四分鐘!」
「這是系統經過智能算法,優化路線的結果。」頭盔傳來系統冰冷的聲音。
「優化路線?你們就只會減時間!」
「如果對系統優化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的路線算法部。」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時間在系統中消失了。
陳軍清楚地記得,一年前,五公里的單,配送時間是三十分鐘,然後是二十,最後停在十五,雖然早有預料,但估不到今天就變成了十四。
「上次我打去算法部,媽的,說這是行政部的決定,打去行政部,又說是算法部的運算,無論如何今天都要給我一個說法!」
「偵測到不正常情緒波幅,注入腦內啡。」
一股麻癢的感覺由脊椎擴散開來,陳軍慢慢冷靜下來。
「跟一個頭盔又有什麼好吵的,我還有女兒的學費要付。」想起了即將大學畢業的女兒,一股暖意便湧上陳軍的心頭。
「還是趕快把手上的單都送完吧,免得超時又被扣工資,之後再慢慢跟他們講就好。」
然後,陳軍向上推開了「兔穴」的房門,望著外面柔和的人造光,換上了機械腿,背起沉重的貨物,又開始了美好的新一天。

2.

張劍站在一塊巨大、已經破碎的落地玻璃前,迎著風,望著下面無數的「兔子」從下面的「兔穴」出來,走到郵局取貨。
「兔子」是這個城市對跑手的暱稱,一來是因為他們的公司叫拉比(Rabbit)集團,二來這些跑手配上他們像刀片一樣的機械腳也的確像兔子。
而理所當然的,「兔穴」便是這些「兔子」住的房間,不過,與其說是房間,它們更像是一個棺材,只有一個人的大小,智能系統會自動幫躺進去休息的「兔子」解決吃、喝、拉、撒等生理需要。
「張警官,掃瞄已經完成了。」一陣柔和的女聲在張劍掛在耳邊的輔助機響起。
「這麼快,看來你很快就可以取代我了。」張劍並不是說笑,幾年前和他一起來的還有鑑證科的人,但現在只需張劍一人,他知道自己本質上和下面那些「兔子」沒有什麼分別。
「根據現場殘骸的 DNA 分析,死者共有兩人,一位是拉比集團的總裁,秦楠。」
「還有一位呢?」
「是一個來送外賣的跑手。」
「看來是倒霉,被捲進來的。」
張劍慢慢走到已經燒得不成人形的殘骸處,仔細檢查殘骸。
「你確定殺他們的,真的是機械人?」
「從掃瞄的結果看,他們受到的創傷是由類似跑手的機械腿踢出,但力道非常大,絕對不是人類跑手能踢出。」換作以前,人類絕不可能只從現場就可以看出傷口來源,但現在一台連通系統的輔助機便可輕鬆做到。
「所以只能是機械跑手?傳聞拉比集團最新的跑手更新計劃,打算用全自動機械人取代人類,是真的嗎?」
「不能確定,剛剛已經查詢過拉比集團的人工智能,計劃的所有檔案都被秦楠的權限加密,原本預計三天後的發佈會才公佈詳細內容,現在連拉比集團也沒有金鑰解鎖檔案。」
張劍一陣頭痛,更新計劃是上面的大人物今年最看重的事,他們全部都持有大量拉比集團的股票,他的上頭肯定會逼他在三天內搞定這案件。
「你腦內的皮質醇偏高,需要我注射多巴胺嗎?」
「要減壓,我寧願自己打手鎗。」
張劍走到屍骸旁的一個機械艙,裡面有很多像是組裝機械用的機械臂和工具,現在已被爆炸炸得支離破碎。
「這用來幹什麼的?」
「數據不足,無法推論,估計是用來擺放更新計劃的機械人。」
「就是它嗎?」張劍摸著機械艙殘骸中的人形凹槽。「被它取代的跑手會怎樣?我們整個城市有幾百萬跑手。」
「根據歷史來推論,新的技術出現,會創造新的行業,他們會接受新的職業培訓,勞動力都會被轉移。」
張劍無奈一笑,如果能做其他的工,這些人又怎會去做跑手。
「走吧,我們去看看唯一的目擊證人吧。」

3.

陳軍在喘著粗氣,剛剛那張五公里的單,幾乎把他的體力都搾乾,雖然自己的腳已經換成了機械腿,但畢竟年紀大,心肺功能跟不上,他有時會想是不是應該也把心臟和肺換成機械式的。
「有六張訂單將會在十分鐘內超時,系統預計你休息的三十秒已過,請馬上出發,請馬上出發。」陳軍的頭盔傳來煩人的系統語音。
「你在催個屁,沒看見上面有車嗎!」陳軍現在和幾個跑手在連接橋上等待著,他們的目標是跳上上方五米處的一條連接橋,但郤必須要穿越在中間呼嘯而過的磁浮車群。
他抬頭望了望上面高幾百米的建築物,再低頭望著這些建築物延伸到地底幾百米的深淵,中間佈滿了無數連接橋,無數的磁浮車在高速飛過,陳軍便不由得感到絕望。
他已經記不清楚自己在這些高低起伏、密密麻麻的建築物和連接橋中穿梭了多少年。
自從外面的世界被病毒污染,不能再住人,便出現了像他所住的這種全封閉城市,這裡有著超高的人口密度,像陳軍現在住的城市,在以前只能容納最多不過二、三千萬人,但現在把整個城市立體化,向上擴,向下挖,把原本是道路的地方都用來建屋,用連接橋來代替,便可以硬生生把超過五億人擠進去。
超量的人口,也代表了物資短缺,全封閉城市每日都要從外面運入大量的物資,曾經這裡試過用磁浮車來派送貨物,但只有直線加速快、轉向和升降不靈活的磁浮車沒辦法在這種複雜的環境快速穿梭,令整個城市的運作癱瘓。
後來,像陳軍一樣的跑手便出現了。他們把原本是傷殘人士用的機械義肢,改裝成速度、爆發力極強的機械腿,並替換成自己的腿,這讓他們除了在水平平面擁有極高的速度外,還可以利用機械腿在不同高度的連接橋,像兔子一樣跳來跳去,令他們能用最短距離把貨物送到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
「你有七張訂單即將超時,請馬上出發,請馬上出發。」系統的聲音不斷在催促著陳軍,但望著上面呼嘯而過的車群,陳軍郤不敢跳上去。
本來車群每隔三分鐘會停止一次,讓下方的車可以升上去上一級的連接橋,但陳軍郤等不了。
跑手走的全都是經由人工智能運算出來,最短的距離能送最多貨物的路線,但很多時都會有跑手找到一些非正式的「近路」或「手段」去縮短時間,就像現在這樣冒險跳過車群。
當系統發現有人可以用比計算更短的時間送達貨物時,它就會自動優化送貨時間和路線,這樣一來規定送貨的時間越來越短,短到有任何意外便會超時。而超時在系統中是不被允許的,一次超時的罰款,便足以讓陳軍白做十張單。
「偵測到不利工作的負面情緒,注射腎上腺素。」一股灼熱的感覺從陳軍的背脊蔓延開來。
「為了女兒,我可以的!」隨著腎上腺素的作用,陳軍的感官開始靈敏起來,他覺得車群,甚至整個世界都開始慢下來,最重要的是,他忘記了恐懼。
這時,車群出現了短暫的空隙,所有的跑手都同時起跳。
陳軍順利地穿過了車群,但正當他想要下地時,郤發現一輛磁浮車從反方向駛來,這時身在空中的陳軍完全無法轉向,一道巨力由他的左手傳來,他剛好被那輛車的側面擦撞,整個人被彈飛。
這時比身體的疼痛更早一步到達他大腦的是..
「糟糕,要超時了。」
幸運的是,他落下的地方依然是預定的那條連接橋。
但,在他後面的那位跑手就沒有那麼好運,他整個被撞飛,血肉模糊地躺在下面幾十米的連接橋上。
陳軍沒停下來多看這跑手一眼,便馬上飛奔而去,因為一把熟悉的冰冷聲音在他的頭盔響起。
「訂單超時,訂單超時。」
這一刻,陳軍意識到在這場人與系統的賽跑中,人永遠都是輸的一方。

4.

「葉小姐,你可以和我說一下案發的過程嗎?」
「當時,秦先生激活了在機械艙內,最新型號的貨運機械人。」
「一開始,它都按著秦先生給的指令做動作,後來它突然失控,一腳就把秦先生踢倒。」
「你有看到那個機械人去哪裡了?」
「沒有,我那時很害怕,馬上逃到門外去,之後就聽到很大的爆炸聲。」
「那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案發的時候,你會在現場嗎?」張劍調整了姿勢,更加靠近了葉冰,他想看清楚她臉上的表情。
「秦先生對我的畢業研究主題,很感興趣。」
「是什麼樣的研究?」
「我和拉比集團簽定了合同,不能透露內容。」
「我們就開門見山吧,根本就沒有什麼研究,對吧?」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的確是來談我的研究。」
「對一個有百億身價的集團總裁來說,一個未畢業的大學生唯一有價值的是什麼,我相信你很清楚。」
不得不說葉冰是一個非常好看的女人,除了清麗的臉容外,更有一種略帶冷淡,將人拒之門外的氣質,而這恰好就是最能勾起男人征服慾的那種女人。
「我的研究是如何令人類的大腦模擬數位方式運作。」
張劍沒想過葉冰真能瞎扯一些東西出來。
「你可以自己去查,雖然我簽約的內容不能說,但我之前的論文都有公開發表過。」
「張警官,她說的屬實,你可以在我為你整理的資料中找到她的論文。葉小姐雖然年輕,但她的研究早已經被業界關注。」熟識的智能系統聲音在張劍的耳朵的輔助機響起。
幹,誰會沒事去看那一大堆看不明的東西。張劍完全沒有預備葉冰是有真才實學。
「你可以說清楚一點?你那個什麼人類模擬數位的研究,到底是什麼?」
「用你的智慧來解釋,就是把你的大腦變成像電腦一樣運作。」
「這不就是把人當成機械嗎?」
「沒什麼好驚訝的,跑手的頭盔跟你的輔助機早就有用賀爾蒙控制情緒的功能,差別只是在於他們不能拒絕,你可以。」葉冰冷笑一聲..「你就不要假裝是把人當成是人一樣。」
「我再怎樣裝,也比你的研究要好吧?」
「從剛剛到現在,你有問過那個來送外賣的跑手嗎?如果大家都是人,為什麼你連問都不問他一句,他在你眼中有比機械好一點嗎?」
張劍還要再說,耳邊的輔助機郤傳來響亮的警報聲。
「張警官,又有受害者出現了。」

5.

秦楠坐在舒適的靠背椅上,伸了一個大懶腰。
「一隻兔子,兩隻兔子,跑得快,跑得快〜」他透過巨大的落地玻璃,看著下面的「兔穴」,心情愉悅,忍不住哼著一首他小時候不知從那聽來的兒歌。
這些「兔穴」是秦楠最自豪的作品,將跑手的吃、喝、拉、撒、睡全部都用一個小小的棺材解決,讓他們休息一起來,就可以到旁邊的郵局取貨,這樣天才的設計,把整個系統的運送時間減少了三成,這種想法,人工智能肯定想不出來,這就是自己比它們優勝的地方,果然只有人才最懂得怎樣壓搾人。
「秦先生,你今天的客人到了。」一道柔和的女聲在桌面的揚聲器傳來。
「讓她進來吧,啊,幫我關掉所有的記錄儀器,今天要談的是公司的最高機密。
這項機密已經在公司流傳了很久,自己的上一任關太太就交代過不能留下任何記錄,秦楠慶幸自己記得。
「麻煩順便叫那隻兔子,一小時後,送兩份法國的牛小排給我。」
「好的。」
這時,大門打開了。一名身型高挑、外貌冷豔的少女走了進來。
「秦先生,您好。」
「你好,你就是葉冰吧?」
「是的,好多謝,秦先生你今日給我這個機會來這裡。」
「廢話就不多說了,我只有一個小時,給我說說你畢業論文研究的內容,這才是我感興趣的東西。」
葉冰也不客氣,用桌面上的投影機開始細細講解起來。
在整個講解中,最令秦楠印象深刻的便是葉冰那種不經意流露出的自信,他已經很久不曾在低下階層的人身上看到這種自信。
這讓秦楠想起剛加入公司的自己,當時,自己憑著一股拼勁,由最低層的跑手做起,不斷努力,不斷加快運貨的速度,終於有了現在的位置。
「最後,把人腦變作電腦使用,這就是我研究的最核心概念。」秦楠聽到這裡才驚覺原來已經過了一小時。
「非常好。」秦楠毫不吝嗇他的掌聲,他真心覺得,能夠自己一個想到這個地步已經非常了不起。
「多謝。」得到秦楠的讚賞,連葉冰都覺得有些激動。
秦楠走到一個放在大廳中間的機械艙前。
「這就是我們集團最新的跑手更新計劃試作品。」他按下機械艙的按鈕,本來全黑的玻璃罩,馬上便變了透明。
葉冰看見了裡面整齊地放著各式各樣的機械人體器官,合起來剛好是一個機械人。
「你應該覺得榮幸,它的所有資料都是我集團的最高機密,被最高級的加密法鎖著,除了我、技術總監和研究主任外,你是第一個看到它的人,你認為你的研究,可以怎樣像它一樣為我們集團帶來貢獻?」
「外面傳聞不是說你們要用全自動機械人取代跑手嗎?我的這個研究可以令人類跑手擁有不輸機械的效率,這樣一來你們在更新時,就可以不用解雇那麼多人。」
聽到這裡,秦楠不禁搖頭,暗笑葉冰天真。
「你的研究非常好,但有一個很大的缺陷。」
「什麼?」葉冰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時,門鈴響起。
「我叫的外賣來了,一起吃吧。」

6.

聽著老闆在輔助機中發瘋的聲音,張劍的頭又痛了。
「我操你媽的,我不是一早就跟你說,要先找那個機械人,為什麼你還要浪費時間去現場,去問什麼狗屁口供。」
「再怎樣,接到凶殺案,去現場看看,見見目擊證人也是應該的吧。」張劍低聲下氣地說。
「應該個屁!系統都已經連凶手是誰都告訴你了,你還幹這些做什麼!」
「但、」
「但個屁!你說,是系統會錯,還是你會錯?」
張劍很想再說,但最終他還是按了按輔助機上的傳感器,一劑腦內啡注射進來,他的心情慢慢平伏下來。
「對不起,是我的決策有問題,請給我機會好好彌補。」
「我警告你,在三天內,發佈會前搞定這單案子,不然你等著執包袱走人。」說完,便截斷了通訊。
媽的,要不是你跟上面的大佬,不想讓人知道你們有那麼多拉比集團的股票,你會只找我來嗎?
想是這樣想,但因為腦內啡還在起作用,張劍終究沒有說出來。
「走吧。」
「去那裡?」系統透過輔助機問。
「去現場。」
「剛剛局長不是說要你抓捕那個嫌疑機械人嗎?」
「知道為什麼你現在還沒有取代我嗎?」
「數據不足,無法判斷。」
「因為我他媽的會說謊。」
張劍蹲在地上,仔細地檢查著眼前攔腰斷開兩截的屍體。
「死者是鄭祖,拉比集團的研發部主任,死因是、」
「媽的,都攔腰斷開兩截了,還說個屁死因,凶器是什麼?」
「從傷口的形狀來看,應該是被機械腿用巨力攔腰踢斷。」
「他有份參加跑手更新計劃嗎?」
「有,根據紀錄,他是負責跑手計劃的軟件開發。」
「這個機械人為什麼要殺自己的創造者?媽的,科學怪人嗎?」張劍望著被機械人進來時,撞破的玻璃窗沉思著。
「慢著,現在計劃的檔案都被金鑰鎖著,難道是……馬上幫我查一下整個拉比集團有多少人知道更新計劃的全貌!」
「有三個,分別是總裁秦楠、研究主任鄭祖和技術開發總監李豐。」
「馬上幫我查李豐在那裡!」張劍一邊說,一邊從破爛的玻璃窗跳進自己停泊在外的磁浮車。
「他現在人在家中,地址是上城 13 區,確實座標是這裡的東南方,離這裡二公里,高四百米。」
「趕快通知他躲起來,派人去保護他!」
張劍搞明白了,那個機械人是想把所有知道這計劃的人都殺死,令整個計劃徹底鎖死。能有技術控制那機械人、又有理由這樣做的,肯定是其他貨運集團害怕拉比集團的更新集團會獨佔整個市場而做的。

7.

陳軍拖著已經受傷的左臂,來到了拉比集團的總部,雖然一路上頭盔不斷用腦內啡幫他止痛,但他的左臂還是痛到連舉都舉不起來。
但陳軍很興奮,他想不到今天會接到送給自己集團的單,收貨人竟然是總裁秦楠。
他早就聽說過,秦總裁會不定期下單,為的就是親自看看前線員工的表現,鼓勵他們。
秦總裁是拉比集團的象徵,由一個跑手經過不懈的努力成為總裁,他的事蹟是所有跑手口耳相傳的傳奇,他當年創下的十三分鐘內跑,水平五公里,海拔上升四百米的單,至今都是系統的最快記錄,無人可破,以至於每次有跑手接到相同的單都會大叫倒霉,因為必定會超時。
陳軍本人也是把他當成了偶像,他記不清有多少次自己已經捱不下去時,都是用秦總裁來鼓勵自己,他夢想著終有一天,會像秦總裁一樣,可以把機械腿換回一雙活生生的人腿。
現在,他就站在秦總裁的辦公室門前,很快他就可以親眼看一下自己的偶像,讓他像招聘廣告一樣,拍拍自己疲倦的膊頭,說聲..「幹得好!」

8.

張劍趕到時,李豐已經他媽的死得不能再死。
但他的死沒有白費,張劍終於追上那個該死的機械跑手了。
除了在拉比集團的制服下露出的不是人類的皮膚,而是閃閃發亮的金屬骨架,還有那雙巨大得嚇人、像死神鐮刀的機械腿外,它的外型就和人類跑手沒有什麼分別。
張劍在後面駕著磁浮車,瘋狂地追逐著它。但很快便進入了密集區域,上下左右都被連接橋密密包圍著。
「操,快幫我換上機械腿。」
每一個警官的身體都經過了改造,在大腿上駁上連接頭,為的就是能在這種情況換上機械腿。
幾隻機械手臂從車內伸出,快速地將張劍的腿除下,露出中間的接頭,然後插上機械腿,一扭,一陣疼痛傳來,連接完成。
但就這麼一點時間,機械跑手已經往前竄出數百米遠。
張劍馬上自磁浮車跳出,在後面窮追不捨,上躍下竄,但無論他怎麼加速,和機械跑手的距離依然越來越遠。
「那班天殺的傢伙,到底做了什麼怪物出來!」張劍的驚訝是有理由的,他用的已經是最頂級的機械腿,但依然追不上那機械跑手。他親眼看著那傢伙只用了五秒便衝過了一條近百米的接引橋,輕輕一跳便跳上近十米的高度,最頂級的人類跑手連它的一半都做不到。
最要命的是,張劍開始覺得累了,他雖然換上了機械腿,但能量依然是由自身供給,他的心肺功能完全跟不上這樣激烈的追逐。
「給我注射腎上腺!」
「收到。」
一陣灼熱的感覺由頸後傳來,張劍的疲勞稍減,眼中機械跑手的動作漸漸慢下來。
張劍掏出榴彈槍,把子彈切換成徹甲榴彈,這種高火力的槍是專門用來對付用機械犯罪的歹徒,可以按不同情況,切換不同的子彈類型。
他瞄準著,自己追不上,唯有寄望子彈可以吧
「呯」的一聲,徹甲榴彈呼嘯著向機械跑手射去,但它郤像有後眼一樣,
在空中一個漂亮的後空翻便躲開了。
「再來!」又一劑腎上腺素注入到張劍體內,他馬上再開一槍,但依然被機械跑手躲開。
如此五、六次,張劍都無法射中機械跑手。
正當他想要再來一劑腎上腺素時,郤突然眼前一黑。
「糟糕,腎上腺中毒!」等他回過神,發現自己身在半空,一輛磁浮車正以高速向他撞來。
「向上,右邊四十五度開槍。」輔助機傳來系統的指示。
張劍也管不了那麼多,馬上開槍,他的身體便被開槍時的後座力往旁一挪,那輛車僅僅在他的身旁擦過,張劍重重地落在一條連接橋上,然後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9.

張劍有知覺的時候,他已經在醫院了。
「我睡了多久?」
「快一天了。」系統平靜的聲音,依舊在輔助機響起。
「你們抓到那個該死的怪物嗎?」
「沒有。」
「你們不是已經有他的樣子嗎?全城幾百萬個監控器,你們連圖像搜尋都不會嗎?」
「已經做了,一開始我們是找到它幾次,但後來應該是它的人工智能進化了,它不停下來,一直跑。」
「什麼意思,你們不會追嗎?」
「雖然我們的系統可以在千萬分之一秒內,在全城幾百萬個監控器中找到它的踪跡,但我們調配人手是需要時間的,它的速度太快,等到我們去到它的位置,它就已經不在,我們根本不夠人手去包圍整個城市。」
「不會偷懶的兔子嗎?」張劍的頭又開始痛起來。
「還有沒有什麼新線索?」
「在這裡。」
張劍的輔助機在他的眼前伸出一塊鏡片,上面的螢幕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臭三八。」張劍馬上下床換衫,衝出病房。

10.

陳軍按了辦公室的門鈴,清了清喉嚨..「您好,拉比的訂單到了。」
雖然他渾身劇痛,但智能頭盔還是注射了為數不多的腦內啡幫他止痛,然後用多巴胺讓他可以露出最自然、真誠的笑容。
大門自動打開了,但陳軍依然沒有動,因為公司的規定,沒有客人的吩咐,跑手是不能隨便進入屋內,在多巴胺的作用下,陳軍覺得這規定無比合理,怎可以用自己骯髒的機械腿,弄糟尊貴客人的地方呢?
「進來。」陳軍認得這是秦總的聲音,和當初那段招聘廣告一模一樣。
他畢恭畢敬地走到秦楠面前,吃力地用單手把背上的貨箱解下來打開。
「客人,這是您的外賣。」
「麻煩可以幫我打開放好在桌上嗎?」秦楠親切地說。
「我的責任就是把東西送到這裡,這不關我、」剛這麼想,智能頭盔便發出了一道微電流刺激了陳軍一下,友善提醒他。
「好險,這是秦總給我的測試,雖然這不是我的責任,但是作為拉比集團的成員,我的責任就是盡一切的努力滿足客人的需求。」
「好的,沒問題,我現在就為你服務。」忍住左手的劇痛,陳軍慢慢地把貨箱裡面的餐盒和餐具,一件一件拿上桌面放好,這時,頭盔適時地為他注射了最後一劑腦內啡,讓他的動作可以順暢一點。
「你的研究最大的缺陷就是只重視效率,完全抺除了人的情緒在系統的作用。」
「秦先生,我相信你經營貨運這麼久,應該很清楚情緒只會影響系統的運作。」
「我現在就告訴你,經營一個集團最重要的除了效率,還有人性化。先坐下來吃東西吧,我們慢慢談。」
少女轉過身來,坐到陳軍旁邊的椅子上。
當她一轉身,陳軍的心中便充滿了巨大的驚喜,這次是發自內心,不是由頭盔引起。
這個在秦總面前英姿颯颯,據理力爭的少女,竟然是自己的冰兒,他一時熱淚盈眶,冰兒長大了,雖然他聽不懂兩人在說什麼,但能在秦總面前說上兩句話,就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他想要走過去抱抱自己的女兒,拍拍她的頭稱讚她。
但這時,一股微電流傳來,他馬上冷靜下來。
「不、不能這樣,冰兒現在是客人,我不能做這種失禮的事。」
陳軍勉強自已繼續擺餐,但他顫抖的手,郤幾乎把一塊牛排掉在地上。幸好葉冰反應快幫他接著盤子。
「小心點,你的手沒事吧?」葉冰注到他的左手舉不起來。
「沒、沒事、只是今天搬東西多,肌肉疼而已。」陳軍慌張地說,他深怕女兒認出自己。
「如果是外面的客人,你已經被差評了。」秦楠皺了皺眉。
「不、不好意思,秦總,下、下次我會注意的。」
「不,你做得很好了。」秦楠拍了拍陳軍的膊頭..「幹得好。」

11.

「我操你媽的!為什麼要騙我!那個死在上面的跑手,陳軍,原來是你老爸!」張劍氣得把爆破槍放在桌上威脅葉冰。
「我沒騙你,只是你沒有問而已。」葉冰還是維持那不愠不火的聲線。「況且我有提你為什麼不問他的事,你忘記了嗎?」
「是的,張警官,她的確有問你為什麼不問她爸爸的事。」系統刺耳的聲音很不適時地傳來。
「那你為什麼不直說,你現在是死了老爸啊!你隱瞞個屁啊?」
「難道我周圍跟人說我爸是跑手啊?有個做跑手的爸爸很光榮嗎?你先想想,你自己怎樣看他,你連他死了,都沒有正眼看過他。」
張劍頓時語塞,他的確看不起跑手,不止他,連妓女只要叫個外賣都可以隨意使喚他們。
「我不跟他姓,跟他保持距離,是我們一早已經談好的事,否則我連入大學的面試也過不了。」
「我不跟你說,是因為我事先也不知道送外賣過來的會是我爸,你要我怎麼跟你說,我裝作認不出我低賤的跑手爸爸,當著他的面,跟他的老闆談,如何盡力把他所有的勞動力都壓搾出來啊!」
「爸爸的命好苦,我拼死拼命地想要擠進拉比集團,就是為了讓我往後有好日子過。」
「小時候,媽媽因為爸爸窮,要跟他離婚,帶著我嫁給另外一個有錢的,但爸爸為了我死活都不肯簽字。結果有天,爺爺有了癌症要入院做切除腫瘤,爸爸不想爺爺害怕,所以就騙他說是進去切盲腸。誰知道媽媽用這件事要脅他,不簽字就告訴爺爺實情,爸爸他逼於無奈只有簽了。」
「本來,他已經跟我和媽媽無關係了,但他堅持每個月都寄生活費給我,甚至在我後父拋棄我媽後,他連我的學費也一齊給了。」
「我不管他在你們眼裡有多微不足道,但他在我的眼中,是最好的爸爸!」
「我真的好恨自己,拉不走爸爸,他戴的智能頭盔是設定成客戶遇到危險,會注射腎上腺素去拯救客戶,你要我要怎麼跟你說,我眼睜睜的看著我最愛的爸爸死在我面前!」
「對不起。」這是張劍少有的,不用注射腦內啡說的道歉。
過了很久,葉冰才慢慢平伏下來,回復了最初冷冰冰的樣子。
「你是要告我錄假口供,還是其他什麼有的沒的就隨你吧。」
張劍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收起了榴彈槍。
「什麼?再說一遍?」張劍突然按著自己的輔助機,想要再聽清楚一點。
「有新消息嗎?」葉冰有些緊張地問。
「系統查到拉美集團的技術總監,李豐家裡應該有一條可以解開所有加密的最高等級金鑰。」
「幹,局長,你在說什麼?媽的,我才剛剛找到重要線索,你要我現在回來?明天就是發佈會了,你要我走人你就直說吧……好啦、好啦,我現在回來。」
說完,張劍便從窗口跳到磁浮車上,絕塵而去。

12.

「秦總,你的餐都好了。」
「好的,麻煩你在這邊等一等我。」
葉冰看著秦楠隨手指了一個角落,跑手便順從地走過去安靜地待著,想到他為了那一點微不足道的薪水,便帶上了那個像狗帶一樣的頭盔,她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陣悲哀。
她又想到了自己的爸爸,今天可能也在某處遇上同樣的事,她的心情便更低落了。
「不、我不能這樣想,我今天一定要讓這個人看到我的價值,無論之後的跑手會怎樣,我只要我和爸可以過上好日子就夠了。」
「葉小姐,你有吃過這家餐廳的牛小排嗎?」
她當然沒有,如果剛剛這塊牛小排掉在地上,那個跑手跑一年的單也賠不起。
「沒有,但我有聽說過,很多人都讚不絕口。秦總,你剛剛說的人性化是怎麼一回事?」
「不急,我們先吃再說。」秦楠優雅地切起牛排來。
葉冰也熟練地拿起刀叉開始切,為了這種場合,她可是下了功夫苦練。
「小心點,那把刀很鋒利的。」
直到秦楠的提醒,葉冰才留意起這把華麗的刀。
「這把刀,是這家餐廳的一個特色,它的刀鋒混合了鑽石和鈦合金,非常鋒利,可以一刀過切斷牛排不留任何肉絲,保持入口的最佳口感。」
葉冰一試,果然如此,半隻手掌厚的牛排都可以被一刀切開,完全不像平時還要用力向下壓。
「你知道為什麼這家餐廳的牛排會特別好吃嗎?」
「因為大廚他有獨特的秘方,可以把肉汁緊緊地鎖在肉裡。」葉冰早就做足了資料準備。
「你就是這樣,只會從物質層面去看一件事。」秦楠搖搖頭..「試試從我剛剛說的人性化去想。」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我一定要重新掌握主導權,我要展現我的價值。」
葉冰不斷在心中為自己打氣。
「大廚為了迎合這客人的口味,會專門測試每個客人對食物的口感、味覺、嗅覺的靈敏度,然後根據這些數據為每個客人打造出獨一無二的牛排,客人吃的不只是牛排的味道,還有大廚那一份盡心盡力的心意。」
秦楠依然搖搖頭。
葉冰真的慌了,她不能在這裡失敗,爸爸給的錢已經不夠她在繼續讀碩士了。
「算了,還是讓我告訴你吧。」秦楠站起身來,走到葉冰的耳邊..「因為,這些牛小排不是人人都可以吃得到。」
聽到這句,葉冰一呆,完全根不上秦楠的思維。
「你想到辦法把人的情緒從系統移走,已經非常優秀,但這樣還不夠,我們應該徹底把人的價值壓搾出來,把這些情緒也當作是競爭的資本。」
「你的研究把人腦變成一台電腦,當然能提升效率,但客戶對一台冷冰冰的電腦下差評是沒有任何感覺的。」
「但,當客戶下差評的是一個有血有淚,會哭會笑,活生生的人時,客戶就產生一種可以掌控這個人的錯覺,他可以在這個人身上找到他平時沒有的優越感,更重要的是體驗掌控權力的快感,相信我,那是一種比做愛還要爽的感覺,這些就是客戶體驗,就是我說的人性化。」
葉冰終於明白了,但她還是有疑問。
「那為什麼你還要把跑手換成全自動的機械跑手?」

13.

張劍在黑暗中埋伏著他的獵物,但做警察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希望這次的獵物不會出現。
一道身影從窗戶外爬入,拿著手電筒在到處翻找著東西。
「站著,不要動。」張劍打開燈,舉槍指著那道身影。
那道俏麗的身影緩緩轉過身來。
「你知道嗎?我最不想的,就是在這裡看見你,葉冰。」
「張警官,你也是來找金鑰的嗎?」
「我要以涉嫌謀殺秦楠的罪名逮捕你。」
「你在說什麼?我只想關心案件才來找金鑰,我爸是因為這案死的!」
「我騙你的,金鑰不是在這裡,而是秦楠在銀行的保險櫃中有一條後備金鑰,我已經知道那個更新計畫是什麼一回事,本來我也不確定你耍了什麼把戲,但現在你來,我就肯定了。」
就在,張劍走近葉冰想要拘捕她時,一陣窒息的風壓從他的頭頂壓來,張劍馬上抬槍射擊,這次不用害怕射不中了,因為他有備而來,把榴彈槍換成了電網彈模式,那隻巨大的機械腿尚未落下,一張巨大的電網發射出去,包著它重重落在地上。
「終於都可以跟你正面談談了,兔子。」

14.

「的確,我是想把人類跑手全都換成機械跑手,這樣由 AI 直接控制機械跑手,沒有人類的系統,可以將我們的運貨效率再增加五倍有多。」
「但你不是說要跑手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嗎?」
「你讓你的固有思維限制住了,想一想,你可以的,其實你的研究已經很接近了。」
「人類、機械、」葉冰在心中默念著,幫助自己思考..「人類和機械如何同時一起呢?人類、機械……機械、人類、」想到這裡,她忽然想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可能。
「你把人類當成是製造機械跑手的材料。」葉冰的聲音有些震抖著。
「非常好,你果然十分優秀,很適合我們集團。」
秦楠輕快地走到大廳中間,放著很多機械器官的機械艙前。
「你以為放在裡面的機械跑手就是我更新計畫的全部嗎?」他像一個小孩炫耀著自己最新的玩具..「不是,這整個機械艙才是,不,應該叫醫療艙。」
「這個醫療艙可以把躺在裡面的人多餘的器官都切除,以最快的速度抽出有用的肌肉、骨骼、器官把它們都跟機械器組合成一起。最重要的,是它能夠以無損的方式把人的大腦摘除,再安裝進這個新的機械跑手裡面。」
「然後再把人的大腦當成是機械的工具,是嗎?」葉冰不敢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
「沒錯,你就是太拘泥於一定要人控制機械才沒想到這點,為什麼不可以倒過來。當我們的機械跑手在運貨時當然是由系統控制,但當貨物送到客戶時,系統就可以激活人腦,為客戶提供人性化的體驗服務,等到送完後,系統又可以像關燈一樣把人腦關掉。」
「你知道這個計劃最天才的地方在那嗎?就是我一直在找最便宜的材料做新的跑手,到最後你知道我發現什麼嗎?原來,人就是這城市最多、最便宜的東西。」
「你這樣做是謀殺!」
「請你注意哦,他們的大腦理論上還是活的。」秦楠已經預備有人會說這個問題很久,他得意地說..「在這個城市裡頭已經有很多人為了長壽,把身體換成機械,甚至連只有大腦沒換,全身都換了的都大有人在,你能告訴我兩者有分別嗎?」
望著目瞪口呆的葉冰,秦楠不得不安慰她..「好啦,我承認在法律上,這裡是有一點點的灰色地帶,但我相信只要全市的市民都嘗過我們新世代的貨運服務後,一定會體諒我們的處境。」
「那聽完這些以後,你還想加入我們集團嗎?」
「想。」葉冰艱難地吐出這個字。
葉冰知道秦楠是徹底的瘋了,但她加入拉比集團的渴望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烈,因為她不想以後,躺在這個醫療艙裡面的會是她和爸爸。
「那你可以為集團做出什麼樣的貢獻?」秦楠饒有興致地問。
「我、我不知道。」葉冰已經完全跟不上秦楠的思路。
「小時候我很喜歡看超人,但長大以後郤不看了,因為我覺得不真實,不是因為他有飛天遁地的超能力,而是因為每次他拯救完地球後都不收錢。」
「每一個曾經坐上我這個位置的人,都曾經為集團的發展作出了重要的貢獻。就像集團的第一任總裁,便開發了能自動計算、優化最短路程的人工智能,我的上一任關女士則開發出能自動根據各種狀況,控制跑手情緒的智能頭盔,而我就開發了兔穴和這更新計劃,拉比集團不養沒用的人。」
「我的才能絕對可以幫你管理好你的貨運系統,剛剛你不是認同我嗎?」
「對,你是非常優秀,但這些人工智能就可以幫我做了。如果你想幫我研發新系統,我不認為你在三十年有超越我現在計劃的成果,集團等不了那麼久。」
「你可以告訴我嗎?」葉冰認輸了。
「本來我以為和你談了這麼久,你會想得到。」秦楠有些失望..「好吧,我就照直說了……」
「待會,我會脫掉我的褲子,然後你要用你那像櫻花花瓣的嘴唇,輕輕地由上到下親下去,等到我的某一部份硬了,我將會和你一起渡過非常愉快、漫長的一日、甚至是兩日、三日。」
秦楠走到了葉冰的身邊,拿起了她的秀髮,嗅了嗅上面的香氣。
「明白了嗎?」
葉冰閉上了眼睛,流下眼淚。
她知道如果拒絕了秦楠,那麼她總有一天會站在角落的那個跑手一樣,什至更糟。
葉冰不甘地跪下來,秦楠粗暴地把她的頭壓向他的胯下。
「啊,差點忘了。」秦楠轉頭對站在角落的跑手說..「兔子,打開你的面罩。」
這時的陳軍已經淚流滿面了,他想殺了秦楠這個王八旦,但這時智能頭盔郤不斷地用賀爾蒙和微電流,讓他謹記客戶永遠是對的,礙著客戶開心是會被差評的,他只能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葉冰的心碎了,她想都沒想過爸爸就一直站在這裡看著她。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葉冰絕望地問。
「你以為我是在針對你嗎?不、」秦楠放開了葉冰,他蹲下捧起了葉冰的下巴..「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我的身上,我當著我媽的面,服待了那個姓關的老巫婆,足足兩個月,你知道她下面是臭的,還會流一些噁心到死的液體出來,你應該慶幸,我每天都會洗澡。不止是我,那個姓關的,也同樣做過。」
「我們比機械,比人工智能更有價值的是什麼?」
「就是尊嚴。現在你只要把你的尊嚴賣給集團,你就能擁有一切。」
說完,他便把葉冰壓在身上。
「你就當這個是加入拉比集團的儀式吧。」
但這時,秦楠郤被一拳打倒。
秦楠定神一看,揮拳的竟然是陳軍。
「哦,智能頭盔竟然沒法控制你?」秦楠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看著陳軍。
秦楠一腳便踢倒了陳軍,這一腳勢大力沉,顯然他的身體也是經過改造的。葉冰甚至可以聽到陳軍胸骨碎裂的聲音。
秦楠摘下了陳軍的智能頭盔研究..「哦,原來是腦內啡都用完了,你還真厲害,傷成這樣,就算有麻醉,也不一定能熬得住,竟然還能送貨到這裡,真是一隻負責任的兔子。」
他把已經出氣多,入氣少的陳軍拖到醫療艙前..「你在這裡死掉便麻煩了。」
「好,決定了,你就是我第一個新世代跑手。」
「放開我爸!」葉冰死命拖著秦楠的大腿,郤被他一腳踢開。
「我是在救他啊。」秦楠把陳軍像屍體一樣扔進了醫療艙,關上了艙門。
一陣陣開膛破胸,切肉鋸骨的聲音傳來,不久,便再無聲息。
「三分鐘,比預計時間還要短。」
正當秦楠想要打開艙門時,他郤忽然覺得後頸一痛,他往後摸,郤抓到了那把鑽石鈦合金餐刀。
「這不是用來切牛排嗎?為什麼會在我身上?」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發覺滿手是血,轉頭便望見葉冰拿著另一把餐刀,向他瘋狂猛刺。
「總算是親身體驗到這把刀有多鋒利了。」這是秦楠意識模糊前最後一句話。

15.

「你們的計劃,說穿了,就是裝作是真的有機械跑手發狂,殺掉了秦楠,燒掉他的屍體,然後把所有知情人都殺掉,這樣就以為不會有人發現,真是幼稚得可笑。」
「就算是沒有後備金鑰,我們用數個人工智能聯合,要強行破解金鑰也只是十多天的事,只要知道跑手計劃的內容,就算不知你們當時發生什麼事,也不難推測,它不是什麼機械跑手,而是你的老爸,陳軍。」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葉冰面色慘白。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相信沒有人會自願躺進那個該死的醫療艙。自首吧,我可以當作我沒來過這裡,我向你保證,我的權力還是能做到這點。」
葉冰沒有再說話,只是緊握那把鋒利的餐刀。
「那就不要怪我了。」張劍歎了口氣,這種烏龜的眼神,他看過太多次了。
他警戒著向前行,準備逮捕葉冰。
但這時,本應被電網包著的陳軍郤掙脫開來,張劍以為他會撲向自己,但他郤撲向了葉冰,用他巨大的機械臂抓著她,擋在自己身前。
「人類,放下槍,不然我殺了她。」陳軍的聲音是由機械聲帶發出,難聽得像是噪音。
「陳軍,你不要再裝了,我們都知道你是不會殺你女兒的。」
「我不是陳軍,我只是你們這些該死的人類造出來的奴隸。」
說完,他猛然把另一隻機械手砸向葉冰的頭上。
張劍來不及細想,馬上扣動板機,但郤没有信心軟綿綿的電網可以攔住陳軍。
「偵測到人員傷亡的可能,轉換成徹甲榴彈模式。」在張劍扣動板機,到撞針擊中子彈前的一瞬間,系統透過輔助機完成了運算,並將子彈切換成最佳,但張劍最不想要的模式。
一枚徹甲榴彈呼嘯而出,擊中了陳軍的頭部。
強大的衝力將陳軍往後撞離葉冰幾米,然後彈頭上的延遲雷管才引爆。
良久,嗆人的灰塵散去,陳軍的半邊身消失了,但他依舊頑強的站著,這個不屈的樣子,成為了他最後的姿態。

16.

最終,葉冰並沒有被判罪,一來是證據不足,二來是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搞得清,在最後「它」到底是陳軍還是一個用人工智能控制的機械人,張劍也沒這個心情告訴他們。
跑手更新計劃也擱置了。能夠擁有又快又精準,可以任自己使喚的跑手,對每個市民來說當然是一件天大的喜訊,但如此同時,不會有人想在收貨時,被一個發狂的機械跑手用機械腿踢死。

這一日,張劍在整理這宗案件的資料,準備歸檔。
「張警官,可以請問為什麼葉冰和陳軍明知道自己的計劃很容易被人拆穿,但為什麼他們還是要繼續做下去?」系統透過耳機對陳軍發問。
「你問這個幹什麼?」
「收集資料,加入數據庫,以改善下次的工作流程。」
「你的數據庫有龜兔賽跑這個故事嗎?」
「有,龜兔賽跑是《伊索寓言》中一則著名的寓言故事、」
「停。」張劍不耐煩地打斷它..「烏龜在和兔子賽跑前,知道兔子會休息,自己能羸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賽前兔子贏的機率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
「那明知輸,烏龜為什麼還要和兔子比賽?」
「數據不足,理解不能。」
「問題是,烏龜有選擇嗎?」

這晚,陳軍在哄著自己年幼的女兒睡覺。
「爸爸你還未告訴我,如果兔子不偷懶,烏龜會怎樣?」
「唔……這個我也不清楚,故事書裡面也沒說。不如,你幫烏龜想一下結局吧。」
「我想到了,烏龜偷懶就好了。」
「哦,為什麼?」
「反正兔子不偷懶,烏龜永遠都追不上,倒不如就偷懶休息一下吧。」
陳軍一呆,想要糾正女兒,但郤想不到要說什麼,只能摸摸她的頭。
「做這樣偷懶的烏龜,聽起來好像也不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