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日 • 1445 2021年1月2日 • 1945 2021年1月3日 • 1445

《旅 友》

1.

Lily 使出一下旋風踢腿,把病房門嘭地撞開。今次著裝是性感小背心配搭緊身破洞牛仔褲,一身盜墓者羅拉的戰鬥造型。
病床上等待著的 Isaac 和何伯,張大嘴巴仰望 Lily 從刺目的白光暈中現身,她背光的臉無比神秘,儼然 Marvel 英雄的完美亮相。
何伯精神一振,隔著氧氣罩咯咯大笑:「你女友真人比上鏡漂亮。」
「對的,是旅友,旅行的旅。」Isaac 沒有表現到像何伯一樣驚訝,因為他早料到Lily 每次的出場造型,都會給人帶來視覺上的衝擊。上次去日本攀登雪山,Lily 知道 Isaac 那陣子迷上了《鬼滅之刃》,立即裝扮成花俏可愛的禰豆子。至於那趟尼羅河溯源之旅,她就化身成豔麗嫵媚的埃及妖姬。最近才回來的北極追光行,她綁了一條金色大辮子,在破冰船的船艏甲板唱著《Let It Go》。她每個出發造型總令人眼前一亮,成為焦點,但今晚跟之前很不同,他們是在潛逃呢,Lily 以這身性感裝束出入醫院,也未免過份招搖。
隨著背景光減弱,Lily 臉蛋的輪廓清楚可見,可愛的蘋果肌中間夾著一彎頑皮笑容。她將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安靜,還抛了一下眉眼,明明最高調的是她自己。
這附近變成紅碼疫區後,今晚要搶救的個案很多,醫生護士們忙得不可開交,根本無暇理會閒雜人等,這為他們造就了難得的逃脫機會。唯一閒下來的只有坐接待處的夜更小姐姐,即使醫護人員推著急救設備走來走去,擔任行政的她還是可以隔岸觀火,頭戴播放韓劇的 VR 頭盔,專心致志跟俊俏總裁談情說愛,或是幻想自己得腦癌而伏在歐巴懷裡哭個稀巴爛。
Isaac 推著坐輪椅的何伯,攝手攝腳走在 Lily 後面。Lily 撥出了立體地圖帶路,從醫院前往車站的路線圖半透明地懸浮在前方。根據顯示只需要 5 分鐘的步程,他們於是順著路前方不停明暗閃爍的立體箭頭,完美繞過所有醫院人員,除了那些正在呼呼大睡的保安。森嚴至監獄級的封鎖部署,都鬥不過 Gogo 大神的全球引路系統。
跑在前頭的 Lily 揚起胳臂一撥,膠囊高鐵的時程表顯現在眼前,她熟練地點拍幾下,就訂好了即班車車票。
「跑呀! 只有 4 分鐘 52 秒。」這是改不掉的 Lily 式瘋狂,明明再下班車也不過遲 10 分鐘,她偏要製造無謂的驚險緊張,像派對主持人炒熱氣氛。
何伯聽罷氣喘噓噓,一來沒有了氧氣罩,醫院的連接了牆身中央氧氣,拆不走,二來是太興奮了吧,至於腎上腺素暗潮洶湧的源頭,是因為快要看到柑樹,還是Lily 賣大包的火辣身材在他眼前擺來蕩去,不好說。
購票系統貼心地為何伯自動選取關愛半票,更「貼心」的是,隨即推送出一串輔助長者出遊的商品清單,唰的擋在前路。
雖說清單是半透明,但對於狂奔著趕路的人,顯然礙手礙腳。Isaac 猛力把它撥開,清單卻不為所動,右上角有個倒數時計,寫著還剩 58 秒,數字正一秒一秒跳減。
爬山輪椅、機械活動拐杖、超薄柔軟成人尿片……在前方晃來晃去。
「看,有便㩦式呼吸機。」Lily 五條手指一撐,那部嬌小的機器擠到中間,旋即放大,像選美佳麗般 360 度驕傲地轉動著,展示自己的顏值和體態。
「嘩,什麼回春黑科技? 租一日抵得上一張來回車票。」Isaac 被這驚人的標價嚇一跳。
「必需品嘛。」
「何伯老當益壯,不用啦。」Isaac 瞧何伯看過去,打算爭取當時人的一票,誰知輪椅上的何伯喘得臉色鐵青。
「喂,跑的好似是我,你怎麼看起來好似揹著我跑完了一次全馬。」
「買吧買吧,何伯又老又病,旅遊保險都不受保了。」
「幻覺來的,眼前都是幻覺。何伯,你試想像自己是澳洲陽光海灘上曬太陽的樹懶,放鬆、呼、吸、呼……」Isaac 和 Lily 蹲在輪椅邊,想帶領何伯同步呼吸,但何伯的呼吸只有越來越快,節奏更反客為主。
「何伯不行啦。」Lily 看著何伯的臉由青變紫,急得結巴。她嘗試鬆開何伯頸上的紅色圍巾,卻被他死命扯著。「不止何伯不行,我們全部人都不行啦,只剩 1 分18 秒。」
「唉,算了!」Isaac 舉手凌空一拍,大聲疾呼:「買!」
牆邊密密麻麻的儲物櫃發出嘟一聲,其中一扇櫃門開啟。Lily 跑過去取出氧氣罩,立即蓋到何伯臉上。何伯貪婪地吸著氧氣,然後全身癱軟放鬆,望著 Lily 露出一個爽死了的表情。
「在車站隨時出發都可以買齊用品,物聯網真方便。」一談起購物 Lily 就精神。
Isaac 推著輪椅全速前進:「買什麼都方便,因為太多人像何伯你一樣麻煩。
幸好追著箭頭完全不用找路,他們左轉右轉再跑完大直路,一鼓作氣衝進真空管道上的車廂。時間剛剛好,門唰地關上,差半個身位就夾著 Isaac 的屁股。車廂瞬間像炮彈一樣發射,車頂的螢幕標示著到達時間為凌晨 1 時 17 分。
三人同時氣喘吁吁,全程躺平的何伯喘得最厲害。
「要坐 20 分鐘,何伯你樣子很累,不如先睡一會。」Lily 關心著何伯的狀況,他臉色是有點差,畢竟半小時前才剛急救完。
「20 分鐘? 是大樹鄉呢。」何伯隔著氧氣罩著急了。
「對的正是大樹鄉,你當年游水游了 2 小時,再走 2 日 1 夜的路,現在全程躺平20 分鐘夠了。」Isaac 安撫著。何伯卻依然半信半疑:「是那個要過江的大樹鄉,有沒有弄錯?」
「Lily 和我都是旅遊達人,你說呢? 你保留實力,等著給我剥光樹上的柑子更好吧。」
話語未落,何伯已經倒頭大睡。
「20 分鐘的時間,真是那麼難騰出來嗎?」Isaac 問 Lily,他看出車窗外面,驚人的車速急得見不到一點風景。
「難呀,越短越難。」Lily 正在瀏覽她面前晃動著的旅遊套票:「所以騰出個 2日 1 夜或者更容易。」她點開了個大樹鄉旁新開張的溫泉旅館,正在做二人同行秒殺優惠。
「反正來了,不如多住一晚。」她雙眼發光,購物狂模式又啟動了。
Isaac 搖搖頭,她只好沒趣地一手撥開豪華套房,另一個產品擠上來,是一間米芝蓮咖啡館,它的網紅曲奇最近登上了旅遊分享平台「小行星」兩個星期的熱搜。
「這個這個,真巧就在大樹鄉前面,正好過去嘆過早餐。」
Isaac 繼續搖頭拒絶:「何伯糖尿的,又無牙。」他對剛才所費不貲的呼吸機耿耿於懷,始終覺得不過是何伯的心理作用,這種焦急營銷真無往而不利。
Lily 繼續翻來撥去:「那邊的歷史博物館在辦一個『當年今日』展覽呢,預約一下總可以吧,又不用錢。」他們的喜好最像了,到哪個旅遊地,都習慣參觀當地的博物館,只是,Isaac 今次沒有像平時一樣熱絡地和應。
「出來旅行要開心一點嘛。」Lily 逗著不在狀態的 Isaac。
「又不是真的出來玩。」Isaac 喃喃著。
Lily 前面突然蹦出了一隻電子肥母雞,搖擺著大屁股由左至右經過,並且在行經的地方拉了五顆金蛋,這是旅遊公司隨機推送的小遊戲。Lily 點兵兵選了最右的一顆,捉著 Isaac 的手朝金蛋一敲,蛋殼碎裂一地,裡面是一張 8 小時內有效的「餓寶寶」外賣平台優惠券,Lily 開心得叫了起來。

2.

十二小時前,Isaac 和何伯還在病房內,坐在各自的床上吃午餐。Isaac 邊吃稀粥邊跟 Lily 視像通話,討論著下個旅遊目的地。
「你爸爸給你訂購的獎勵還未到貨嗎?」
「快了,今早看記錄,小哥已在派送中。」
「怎麼你許了同一個願望嗎?」
「差不多吧。」Isaac 不想再說那份獎勵,他伸個懶腰:「悶得發霉了,我要出去!」
「好呀,慶祝你今個學年 GPA 又考到五顆星,再去一次大堡礁怎樣?」
「我從不走重覆的路,你知道的。」
「一臉宅男相原來是大學高材生,哈哈。」何伯自顧自笑,他總是出奇不意地插一些誰都不想接的話來刷存在感。
Isaac 給何伯反了個白眼,他希望治療快點結束,那就可以離開隔離病房。
Lily 體貼地安慰道:「那你要快點康復,精神好起來,我們才可以看更遠的風景。
是了,上月旅行買的五青汁濃縮劑怎樣,有效嗎?」
「拉屎一樣久,霸著廁所沒半小時不出來。」旁邊何伯的聲音亂入。
Isaac 厲了他一眼,再看看病床下面推積如山的紙箱。
「味道是好,但……」
「這星期內團購有折,是老顧客的福利。」
「但現在那五箱夠喝半年了。」
「有效期可長呢。」
「正正經經吃點生果更實在啦,喝到整條腸都是化學元素哪有益? 你看,每餐生果都不吃。」
「剝皮麻煩。」
「才剛回味著自己亞馬遜野外求生又勇闖珠鋒什麼的,看你這年頭的年輕人,說到多厲害,回來剝個柑子都不會。」何伯把 Isaac 枱上的柑子搶過來剝。他喜歡吃柑,但因為糖尿,醫院沒有派給他,於是他總以剝柑為名趁機偷走 Isaac 的幾瓣。
何伯用姆指往柑的肚臍眼一挖,再動動指頭抓幾下,就把柑皮褪去:「每次給你剝好又不吃,浪費我苦心,下次我就吐口水進你的粥。」
「酸死了,完全比不上我們在和歌山吃的蜜柑。」
「記得呀,超香甜。下月去喜馬拉雅山區的東南山麓吃好嗎? 那可是柑橘的發源地。」
「鄉下仔,最甜的柑橘在我鄉下大樹鄉呀,大得兩隻手捧不住。」
「誇張,基因改造水果也沒那麼大。」
「那棵樹五個我那麼高。」
「柑橘樹是矮叢灌木,何來那麼高? 少大砲。」
「所以說你笨,跑遍大江南北,竟然錯過了不過幾十公里遠的柑子。」
「信你才怪。」
「豈止比你在和尚山吃的那個正? 甜到簡直給我黃金也不換呀。」
「不信。」
何伯氣得脹紅了臉:「我們打賭。」
「怎麼打賭?」
「直接去看,好吃的話你剥光樹上的柑子給我吃。」

3.

Isaac 和 Lily 推著輪椅踏出車廂。人一出,車門就唰的關上。下秒鐘車廂就一閃而逝,像趕投胎。
二人望著眼前大樹鄉的景象,Isaac 弱弱一問:「你確定這裡是……」
Lily 肯定地點了點頭,但眼神卻表現出難以置信。她指了指中間的歐式宮廷古典許願池,上面有個一閃一閃的霓虹燈牌,寫著「大樹鄉原址」。
輪椅上的何伯依舊沉醉在夢鄉,鼻寒聲蓋得住車聲,卻蓋不住旁邊酒吧街的重音樂和叫囂聲。
「樹呢?」Isaac 很執著於大樹鄉的那個「樹」字。
Lily 掃一掃許願池旁邊的二維碼,一堆冗長的介紹文字彈出:「擎天巨樹原生於此吉祥風水寶地,庇佑鄉民。當年時值凶年,靈木為村民消災解劫,化成火鳳凰登天。靈木紥根處自此噴出發財聖水,善信購買寶牒抛入許願池,心中願望誓必靈驗,福有攸歸。」
旁邊果然有些寶牒的自助售賣機,祈福問卜功能一應俱全。
網上一搜就知道,其實一切都是吸引遊人的技倆。這許願樹早年成名,傳聞將寶牒繫上柑子,抛到樹上祈福,便心想事成。後來因為遊人如鯽,旁邊發展成酒吧街,有年聖誕纏在樹上的燈飾短路,一把火將樹燒清光。
兜售寶牒維生的原居民當然不滿,政府於是要求酒吧街發展商負責,那老外把家鄉的許願池複製過來,還編寫了一個許願程式,免費交由原居民經營。政府十分歡迎這項古蹟活化項目,原居民亦紛紛由兜售實體寶牒轉而兜售數位寶牒,無本生利,從此跟發展商樂也融融。
「一場來到,許個願吧。」Lily 拉著 Isaac 走到寶牒售賣機。
Isaac 對這玩意沒多大興致,只是看十塊也不算什麼負擔,舉頭望著面目全非的大樹鄉,再看看打著呼的何伯,他就隨手掃了一下付款碼,或者此刻,他確實需要點怪力亂神的冲喜。
成功扣款後,一份綁著柑子的數位寶牒旋即飛到 Isaac 面前,美工和動畫都做得挺出色,不愧是外資技術。他模擬著執起寶牒的動作,再大力擲向許願池。寶牒跌入許願池後,濺起夾雜粉紅心心圖案的水花,柑子隨即噴出巨龍般的虛擬煙火,然後爆成巨樹圖案。Lily 抬頭看著滿眼璀璨,嘩聲連連。煙火從高處綻放然後徐徐跌落,金銀色的火舌舖開成珠簾般的一道光幕,上面有紅字閃著「Isaac 今日運情五顆星,諸事大吉」Isaac 見到自己的名字懸浮半空,嚇了一跳。心想連名字都知道,想必是付款時提取了資料。Lily 開心得直拍手:「看來今日運氣可好,放心不少了吧?」
Lily 看見籤文後精神抖擻,Isaac 卻很懷疑除了「諸事大吉」,系統還有沒有其他句子。他們顯然是兩種旅人,不過,旅途上有時正需要這麼一個容易瘋狂、熱衷分享快樂的人。
「不過是一棵柑樹,一定找到的,用『週邊搜搜』功能吧。」Lily 也總是有她聰明的時刻。
他們把介面放大到面前,輸入「樹」這個關健字,沙漏圖案只露面幾秒,就搜出了排山倒海的結果。
柑樹下的戀人古著租借服務、百年手信老字號巨樹記蜂皇漿、寂寞樹洞夜總會、樹娃娃主題機動樂園……全部都是收費的旅遊產品,他們將一個又一個完全不對味兒的結果撥開,半舉的手重覆著扇走蒼蠅般的動作,都開始酸麻了。
泰式茶樹精油按摩推拿,這個推送映入眼簾,Isaac 想一想舟車勞頓又屢遇挫折,也有點蠢蠢欲動,但他接著猛搖頭清醒一下腦袋,馬上撥走;《大樹鄉生死傳》世紀虐心 8D 歷史愛情懸疑歌舞劇,Isaac 這個文青最愛看劇了,這還是由金像導演主打的千萬投資巨作,真想見識,但他再猛搖頭,不能被眼前的引誘冲昏,他念念著:柑樹、柑樹、柑樹……
「要不去這個。」Lily 的眼睛停留在一張色調陰沉的電子海報上。「《柑樹回魂夜》密室逃脫體驗,有柑樹佈景呢。」Isaac 看著海報上張牙舞爪、有對血色厲眼的柑樹,直搖頭拒絶 Lily 的提議。他清楚知道 Lily 的小私心,刺激玩兒一直是她那杯茶。
Lily 繼續從堆中撥找,泄了一半氣地說:「要不就買這個拍照濾鏡,看,你想要的樹呀,在他未醒之前拍過夠。」
「然後他醒了就說,噢,時間關係,我們已經幫你到此一遊了,那幾張相片你拿回家慢慢欣賞吧。這樣嗎?」
「挺好的,有圖就是真相。」
「還說好,你看,還要是小王子最討厭的那棵麵包樹,哪裡是柑樹?」
「那你自己找個夠吧。我越找越餓,用打金蛋的優惠券叫點吃的總批准吧。」Lily打開了「餓寶寶」外賣專頁。
忽然,剛才在車上預約入場的歷史博物館傳來提醒訊息。
他們推開預約憑條一看,當季展覽「當年今日」沉浸式體驗,場景正是 0 年前的大樹鄉。用家戴上 VR 頭盔來到實境現場,就可以一睹同樣位置當年的景像。還可以調較影像的時間,去到任一個季節。Isaac 跟 Lily 對了對眼,不約而同地眉飛色舞,解決方法原來一早預約好了。
但下一秒,望著上面閃得人眼花目眩的一串紅色數字,Isaac 再也笑不出來。逐秒計費,屈指一算,戴十五分鐘就差不多是租一日便携式呼吸機的費用。
不過是將一堆過氣的舊影像加工幾下,何來底氣收這個土匪價錢? Isaac 忍不住吐糟:「搶錢!」
「回憶是無價的,何伯肯定超興奮。」
「又刷新了我的世界觀,現在何伯的回憶比他的命還要貴了。」
「是區塊鏈加密藝術品,全球只有一百個名額,物超所值啦。」在 Lily 眼中,從沒有一樣東西是不值得大手採購的。
Isaac 早看破這類營銷手法的故弄玄虛:「明明是可以無窮複製的影片,裝什麼稀缺。」
「你不懂藝術。」Lily 這句絶對可以嚇怕很多愛裝 B 的文青。
「我懂! ctrl+c 然後 ctrl+v,再蓋豬印一樣每人拿個不同的編號,就可以賣個比呼吸機還要貴的價錢,這無本生利的技倆真是堪稱藝術呢。」
「這個體驗才幾百塊就牙痛般鬼叫,最新一件加密藝術品成交價是六千九百萬! 」
「有沒有筆? 」
「幹嗎?」
「讓我也來畫個火柴人公仔,你幫他加幾個囚犯編號,讓他也賣個六千九百萬。」
他們的爭論似乎驚動了何伯,他動了動,眼睛半開合,嘴唇微微囁嚅著:「到了嗎?」
「未到!」Isaac 和 Lily 異口同聲。
何伯的眼皮再把眼珠子蓋起來,Lily 繼續窮追不捨證明那個「當年今日」展覽的價值:「或者你看看今期最火的旅遊博主阿嬌,這個展覽的門券她有直播帶貨,看完你就明白有多正點,參加她的體驗團還有 USB 送……」
Isaac 看著何伯掛頸的紅色圍巾,把頭墊著睡似乎很溫暖又舒服。
「不用麻煩阿嬌了。」

4.

那條紅色圍巾何伯一直掛在頸上。每次望到,Isaac 都記起他也曾有過一條。圍巾是劣質的人造纖維,曾經把 Isaac 洗衣機裡的衣物全染成紅色,氣得他直接把圍巾送入垃圾桶,連拿到救世軍的舊衣物回收箱也自覺丟臉。
Isaac 跟何伯是萍水相逢的鄰床病友,都染上了肺炎變種病毒,於是被送進同一個低壓隔離病房醫治。Isaac 年青力壯所以沒多少症狀,只是何伯年近 80,有長期病患,看來今次病得不輕。
Isaac 不是特別喜歡交朋友,況且兩個年齡相差半世紀的男人,本來就沒什麼共同話題好聊的。只是當何伯聽見 Isaac 跟 Lily 的視像對話,知道 Isaac 是個經常旅行的人,就一邊耶揄他屁股坐不住,一面又有意無意問起他的旅行經歷。
Isaac 其實也沒怎麼應答,只唯唯諾諾應酬半句,但何伯卻不時主動搭訕,既想知道多點旅行的事,卻又容易老羞成惱,出言挑機。但每次一旦把 Isaac 惹惱,何伯又有意無意的幫 Isaac 剝柑,故意重新對話,像個好奇又愛臉子的老男孩。
何伯長這麼大沒旅遊過,最遠距離的一次移動,就是從鄉下游水和徒步到這個陌生城市落腳,這威水史他經常掛在口邊,吹噓著旅程有多驚險萬丈,說到底還不是要證明自己不是井底蛙,也有跟未知正面搏鬥的男子氣概。
Isaac 知道,何伯更關心的其實不是他遊山玩水的經歷,而是現代旅行的知識、工具和注意事項,雖然何伯對科技一竅不通,亦口口聲聲斥罵那些都是以假亂真、鬼上身的戲法而嗤之以鼻。
阿 Isaac 第一日被送進病房的時候,何伯當時淹淹一息,當晚更陷入要搶救的危殆。那夜何伯床前的響號燈突然亮起,醫生聯同護士趕到不停施救,何伯呼吸困難,狀甚痛苦。護士拍拍他抽搐著的肩膀,不忍地安慰:「何伯乖,太辛苦就不要撐了,天上的星星你想要多少都有。」但他好像要拗氣似的,越是聽到溫柔的話,越要死硬地苦撐下去。
見著當晚的場面,Isaac 還以為何伯命限已到,誰知下一朝見他還活生生躺在床上。搶救後的第一天,何伯還整天發出令人不安的呻吟聲,但下一日竟然可以坐起來,再過兩天既能說話,又能喝稀粥水。
每朝見到護士,他一開口只問自己有多少顆星星。他指的是那個生命指數,將一個人各項生命體徵的數據,用公式加權而成。疫情肆虐,世衛專家宣佈,全球統一採用這個指數來評估一個人的健康狀況,無論在醫療施救、出院入院標準、出訪外遊、從事特定職業,甚至出入公共場所和參與群聚活動,都嚴格依循這個指數來訂定權限,沒有四星以上,幾乎做什麼都處處碰壁。
Isaac 從護士處得知,何伯進院兩個月有多,反反覆覆搶救了好幾次,頑強得看著叫人心痛,大概是有心事很想要完成吧。
何伯說他兒子是專業人士,工作忙得不可開交,但自從自己入院,一隻腳踏進鬼門關,兒子就學會珍惜了,兩三個星期打一次電話來慰問。
有天何伯在電話中說病房冷氣大,過兩天他兒子就寄來一條紅色圍巾,他笑到合不攏嘴,從此巾不離頸,誇兒子精心挑選的顏色正合心意,日後跟柑樹合照時不怕被橙橙紅紅的柑子搶了鏡。
何伯說出院後要帶兒子回大樹鄉走一轉,說得自己是領隊一樣,但其實他走過的爛路早變成井井有條的馬路,這讓他再不懂回去的路了。護士聽著都暗自搖頭,說就算符合出院的三顆星,要達到過境的五顆星,看何伯身體狀況幾乎是沒有可能了。
這紅圍巾 Isaac 認得,是一年前柏拉圖洞穴旅行社的周年限定款式。當時每個參加 20 天秘魯部落深度豪華旅行的星級會員,都可以獲贈一條。Isaac 有參加過,旅費是爸爸送的獎勵,祝賀他上學年 GPA 考到五顆星。雖然爸爸沒有同行,但旅途上他認識到 Lily,Isaac 安慰自己,也算是寂寞中不太寂寞的收穫吧。
Isaac 心想,今早午飯時吵著哪裡的柑子最甜時,何伯還中氣十足,沒想到夜晚又陷入搶救的絶境。護士拿起掛在床尾的病歷資料向醫生輕聲報告,也就開始了檢查和調較各樣儀器。經過一番折騰,醫護人員才離開。
寂靜的房間,只剩下測量何伯心跳的儀器聲。
「星星真的好難拿。」矇矓中 Isaac 聽到有人喃喃自語,於是睜開眼,轉身望向何伯。
何伯用圍巾擦抹著眼淚,他每隻手指都染紅了,好像鮮血披面一樣,但他沒有驚恐,只是委屈地碎念:「我是滿江紅了嗎?」Isaac 看著何伯一副無助的樣子,像個找不到家的小孩。
Isaac 下床為他擦拭滿臉的通紅,他奇怪著,剛才怎麼跟上次看到的搶救程序不一樣了,於是上網查一下護士搶救時輕聲告訴醫生的術語,原來 DNR 是指家屬簽署了不施予心肺復甦術的同意書。
對著這個陌生又不討好的老伯,Isaac 不知怎的有種莫名的難過,他決定撥通 Lily的電話。

5.

何伯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眼睛,迎接另一道夢境般的風景。他眼睛撐大,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何伯眼前,一棵根結盤據的大樹頂天立地,上面掛滿柑子。金燦燦的陽光穿透大樹的碎葉叢,篩滿一地。
「看! 都說了這柑樹有五個我那麼高。」戴著 VR 頭盔的何伯嘻哈大笑,手舞足蹈。他調較著頭盔上的旋轉按扭,欣賞著不同時間的錄像。
「整棵樹都是氣根,分明就是大榕樹掛滿了吊著柑的寶牒。」Lily 看著說明書封面的圖片,小聲對 Isaac 說。
Isaac 和 Lily 就站在許願池面前,沒有跟何伯一樣戴上 VR 頭盔,價格太貴了,Isaac 捨不得多付。
「聽! 善信抛寶牒前念念有詞的祈禱聲,和著樹上雀鳥的吱吱喳喳,多純樸又有生命力。」何伯繪聲繪影地描述著聽到的聲音。但 Isaac 和 Lily 聽到的,就只有許願池旁邊兩個醉到滿臉通紅的男人在叫囂,一旦有女人經過,他們還會吹著口哨,以及大談猥褻的黃色笑話。
「嗅得到嗎? 是新鮮柑子。」何伯用力張開鼻孔,盡可能把肺撐到最大。「來吧,你們也吸一下飄在空氣中的香甜味。」
許願池旁邊的醉漢還在互相推撞,忽然有個彎起身子,嘩一聲往池水吐出了一大堆嘔吐物,像山洪暴發。那陣腐肉發酵的腥臭,結合汽車噴出的廢氣,一併順著風撲向他們。
何伯的手離開了旋轉按鈕,定眼朝一個方向,動也不動。
「看夠了嗎? 逐秒計費的。」Isaac 望望手錶的指針一格又一格跳著。
「別掃興吧。來,塞著嘴巴。」Lily 遞上剛從「餓寶寶」叫的外賣。薄薄的牛皮紙袋,裡面堆疊著橘紅色的果脯,紙袋上印刷著「祖傳柑仔果脯 送禮自用佳品」,是黑色油墨的老土字體。袋口隨便摺著,沒有密封。
「這東西……放得入口嗎? 評價只有 2 顆星,好像也沒什麼銷量。」Isaac 看著「餓寶寶」上的店家評語。
「我見就開在附近的冷巷,二十元起配送,就隨便叫了。咬一兩口填填肚子,再等米芝蓮 café 開門吧。」
瘋了一個晚上,Isaac 望著果脯,也真有點餓。他拿起一顆送往嘴裡:「咦,一陣死甜。」
「你說得對,我最後發現,還是我們家的柑仔果脯最甜。」戴著頭盔的何伯在說話。
「跟我們說話嗎?」Isaac 好奇問,Lily 聳聳肩。
「來吧,在樹蔭下午睡最舒服了。」何伯一手拉 Isaac 到垃圾箱旁邊。大概很久沒人清理,這裡充滿惡臭。
何伯全身放鬆,讓身體順著地心吸力向後倒,他似乎想豪邁地大字型攤在地上,就好像牧童躺臥柔軟的青草地。Isaac 和 Lily 見狀機智地把紙皮墊在地上,他才不至於硬著陸在水泥地。可憐的 Isaac 被他扯著一併仰臥,頭髮和臉頰貼在黏滿濃痰和香口膠的垃圾筒,旁邊還有些變形的啤酒罐。
何伯雙手枕在腦後,一副優哉遊哉的姿勢。Isaac 好奇地問:「漂亮嗎?」
「比以前漂亮多了,怎說呢? 漂亮得、漂亮得簡直……必需你自己來看。」
「太貴了,只租了一個。」
「那這趟旅行我自己去好了。」
「不怕了嗎?」
「怕什麼? 我可是最熟路的。」
「怕你寂寞。」
「一點點啦,我整生人去過的兩個地方,都從來找不到旅伴。」
「但有了旅伴,可能走不遠。或者為了等個旅伴,遲遲不能出發。」
「除非好似你一樣幸運啦,有個貼心小女友。」
「對的,真幸運,找到你這個旅友,旅行的旅呀。」
何伯的臉對著夜空,他唸唸有詞:「哈哈,傻仔,這麼甜的柑子,你有多少金子都買不到啦。」Isaac 聽著柑子又金子的,不明所以。
興奮一樣使人累壞,Isaac 若隱若現地看見,頭盔下何伯的眼皮漸漸垂下,表情從容自在,就好像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沐浴在溫潤的陽光中睡得正甜。
Isaac 小心奕奕地把頭盔從何伯頭上脫下,本來想要結帳了,但猶豫一下,又把頭盔戴到自己頭上,調了一下旋轉按扭。他想看看,何伯停了在哪個如此好眠的怡人季節。
Issac 眼前呈現了一棵參天榕樹,遊人兩兩三三,旁邊有幾個叫賣攤子,現在這些攤子都不知何處容身了。Isaac 留意到一個穿著圍裙、頭髮束起的女子在一旁叫賣:「祖傳柑仔果脯,最爽甜的柑仔果脯,只此一家。」他認得那些橘紅色細圓飽滿的果脯,剛才吃了一個,死甜,好看不好吃。
忽地有個小子走到攤前,一手抓起幾個果脯,投進嘴裡。女子輕輕拍打他的手,一副沒好氣的表情:「別再偷柑子。」佻皮小子做了個鬼臉:「誰稀罕,又不是閃亮亮的那種金子。」小子隨手撿起一個從樹上掉落地下的柑子,熟練地剝著。
「遲些我就去那個好遠的地方撿金子,那裡來的遊客整個口袋都是黃金。」他用姆指往柑的肚臍眼一挖,再動動指頭抓幾下,就把柑皮褪去。幾口就吃完柑子的他仰臥在樹底下,雙手枕在腦後,一副優哉遊哉的姿勢,陽光暖和,清風送爽,他緩緩進入了夢鄉。

6.

躺在病床上的 Isaac 把頭盔脫下。耳機隨即響起一把機械女聲:「旅程結束,恭喜您安全回家,柏拉圖洞穴旅行社多謝你的參與。」
Isaac 望向鄰床,何伯安靜地躺著。他們二人配戴著同款頭盔。
去年,爸爸問 Isaac 要什麼獎勵,他提議去一趟旅行,爸爸爽快答應了;今年,爸爸再問 Isaac 要什麼獎勵,他提議去一趟兩個人的旅行,爸爸也爽快答應了。
結果,快遞小哥今日下午送來了第二個頭盔。
「1 至 5 顆星,請為我 VR Lily 評分。」Lily 的聲音從頭盔傳出。
「5 星好評。」Isaac 永遠給 Lily 滿分。
「下個精彩旅程,還願意讓我成為您的旅友嗎?」Lily 毫不猶豫地問。
Isaac 一次又一次複述 Lily 的問題,像進行著某種外文的口語練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