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日 • 1445 2021年1月2日 • 1945 2021年1月3日 • 1445

《當人類連自己都要吃的時候》─第一部

人物

許玥晴  28歲。植人研究所人員之一。第二代植人始創者。
許和靖 年齡不詳,五年便能成長至成人時期。第二代植人始祖。
許清     年齡不詳。五年便能成長至青年時期。許玥晴和許和靖孕育出來的第三代植人。最後被拿來作實驗品而犠牲。
方曉生 28歲。植人研究所人員之一。很欣賞許玥靖,處處幫助她。
張紫芊 27歲。 高材生,院長的女兒,不喜歡許玥晴。
楠         28歲,身份是謎。
張哲揚 53歲 。研究學院院長,張紫芊的父親,方曉生和楠的大學老師。

 


 

 

序章

許玥晴背著一個小朋友,她身上沒一處是完整的,像剛才打了一場很激烈的架,身上的血,大多是自己的,但有的是別人的。
縱使她已沒力氣,也要咬著牙關的向山上跑。
“媽媽……我很累……”小朋友在她的背上同樣是有氣無力。
“別睡,我們很快就到家了,回到家才睡。”許玥晴道,不時會後手拍拍快要睡著的小朋友。
“爸爸呢?”小朋友問。
“爸爸……爸爸在一個大的透明箱子裡睡著了,我們先回家。”許玥晴道“爸爸不回家嗎?”小朋友道。
“回的,會回來的。”許玥晴道,感覺到許清往下,又拍了小朋友一下,“小清,別睡。”
“但我很累呢,我手很痛……媽媽。”許清虛弱的道。
“別睡!小清。別睡!”許玥晴無奈把許清放下,用力在他臉上打。“小清!別睡!”
“在那兒!”遠處傳來了聲音。
許玥晴立刻抱起許清,但她已經沒有力氣了,眼下快要到家……
“許教授。”一個聲音從她後傳來。
“求求你,放過他,他只是個小孩。”許玥晴把許清抱緊在懷中。
“許教授,請你認清事實,按道理,那個不是一個小孩,他是一株植物。”那人道。
“他是人,相信我,他真的是一個人,你們拿人去做研究,是違犯了人道。”
“是誰先違犯了?”那人問她,“是你,許玥晴。你沒有經過上級許可,私自製造實驗品,還私藏實驗品,你這樣是要坐牢的。”
“求求你,張紫芊,我把我的研究資料都給你。你幫我跟院長求個情好不好?只要放過他。”許玥晴抱緊許清道。
“他是研究中心的實驗品,我作不了主。”張紫芊道。
雙方在對峙,沒有再說話,眼看研究中心的人要來了,許玥晴不知道該怎麼辦。
“許教授,我們還有很多實驗都要依賴你的,你和那個植人都跟我們回去吧,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那人道。
“你覺得你的話可信嗎?”許玥晴道,“和靖不是被你們解剖得一干二淨嗎?你怎麼放過我們。”
“許和靖沒有被解剖,他有研究價值。”張紫芊道。
“但你們把小清帶回去了,就不是這麼說吧。”許玥晴道。
“至少你手上的那個植人一定安好。”張紫芊道。
許玥晴沒有再理會她,只是看著奄奄一息的許清,用手幫他梳理一下頭髮,露著笑容看他。
“小清,接下來就看你的運氣了,媽媽不能陪你了,媽媽保護你,也要保護爸爸。”許玥晴哭了,本來透明的淚水,經過了傷口,卻變成了紅色。“要好好生活下去。”
說完,便把昏迷的許清掉下山。
“該死!”張紫芊立刻走過去,抓住了也準備跳下去的許玥晴,不理會她的傷口,瘋狂的搖著她罵,但許玥晴沒有理會她在罵什麼。
因為許玥請傷得很太重,當研究所的人員到她那兒時,她已經昏過去了。

 


 

 

第一章 疾病治療研究中心

六個月前。
“我們對於「植人」的發明有著一個重大的意義,就是 AI,已經不僅僅給我們提供有用的數據,細緻的分析個案,而是改寫生命!”
臺下一片的掌聲。
臺上的男人在片刻之後舉手示意,掌聲便漸漸減少,直到停止。
“今次的研究這麼的成功,歸功於我們研究中心,張紫芊張教授帶領的團隊所作出的貢獻。”
這時候在臺上坐著的一排人中,有一個女生站了起來,向大家躹躬。
“說得好像真有她的事似的。”年輕男子看著電視上的新聞發佈會嗤之以鼻。
“五年以內她怎麼解怎麼寫,都得不出一條像樣的程式出來。你一來就解了。
就我說,「植人」的出世,你才是最大功臣。”
年輕男子看向一個在電腦前發呆的女子,她的手上拿著「植人」的資料,這是她的筆記,所有有關於「植人」的研究、分析、實驗結果和自己的一些記錄都在裡面。但她只是拿著,沒有在看,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玥晴。”年輕男子喊她,她才回過神來。
“我只是剛好解了一條程式而已,院長說得沒錯,張教授功勞是最大的。”許玥晴道,一會又埋頭看著筆記,在上面寫寫畫畫。
“你在想什麼呢?心不在焉的。”年輕男子湊了過去她那邊。
“曉生,我問你一個問題。”許玥晴道,看起來很認真。
“請問。”方曉生裝著認真的聽著。
“你會喜歡上「植人」嗎?”許玥晴問。
“怎麼可能,它們是一株植物呢。”方曉生想都沒想竟回答了。看到許玥晴好像不太滿意這個答覆,他便重組一下句子回答。“雖然它們的外形跟人沒什麼分別,但它們,你看。”
方曉生立刻從旁邊的那個「植人」實驗品折下了一條手臂下來。
“它們沒血沒意識,你跟它說話它都不會應你,如果你一定要我把它當人來看的話,充其量我只會把它們當充氣玩偶這類型的。”方曉生道。
“如果他有了基本意識呢?”許玥晴想了一會兒又問。
“等一下。”方曉生阻止了她的發問,“首先我們要先釐清一下,「植人」的作用,它是幫我們治療疾病的藥物,不是一個活生生的東西,它的出產量比豬還多,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株植物,清楚了嗎?”
“我只是打個比喻……”許玥晴想解釋,但給方曉生立刻制止了她。
“想都別想。”方曉生這回真的正經起來,他環顧了四周,把聲音壓低了一些,“玥晴,我知道你想怎樣,但我以朋友來勸你不要這樣做,這對你百害而無一利。”
“我知道了。”許玥晴點頭。
“那就好。”方曉生道,“記住我的話,就算你有這個能力,都要止步於此,不然的話,後果我你都沒法想像。”
“我就問問而已。”許玥晴道。
“我還不知道你是一個坐言便起行的人嗎?想到就去做。”方曉生不屑她的話。
說完,他便走了,順道把電視關了。
雖然方曉生隱約感覺到許玥晴有了製造一個有意識的「植人」出來的念頭,並立刻打斷了她。
但他卻不知道。
第二代的「植人」已經俏俏的存在了。
疾病,一直都是人類最束手無策的地方,一個人就算有多聰明,多富有,得了絕症,什麼也做不了。
政府為了疾病防控不停的想方設法,希望能研究到有一種可發揮最大功效的人體補給,從而減低生病率,減輕醫療負擔。
這就是疾病治療研究中心成立的理由。
政府在五年前成立了一個疾病治療研究中心,針對絕症來研究方案,五年前,而他們剛發現了一種植物,經過對其的基因分解,然後加入幾條程式,便可改變這種植物的生長狀況和功效,而那種植物被改變狀態後,長成與人的外形相似的植物。所以他們便重心在這個研究項目上,如果成功,這將會是重病的救
星。
「植人」,是防止疾病研究中心的一項重大的研究項目,經過了五年的研究過程,終於在許玥晴解了最後一條程式而成功。
「植人」容易被製造出來,只要陽光跟水就可以成長。一日便能完成,植人無意識,無任何感情,但外觀與人無異,四肢俱全,除了心臟外,其化器官都有,這種植人的功效就是“以形補形”,就是植人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吃,吃了會給人類相對應的部位有相當高的補給。對疾病的治療有很大的幫助,這一推出,全球效應。
由政府負責管理植人的分配,因為製作容易,所以價錢及價值都相對經濟實惠,一個「植人」,與一頭豬的價錢一樣。

 


 

 

第二章 許和靖

中心發明了「植人」這件事公開後,引起了一輪熱話,眾人對於「植人」的出世議論不一,有人覺得這是一個偉大的醫療發明,有人認為這個外形與人無異的「植人」有點違犯常理。有人質疑這是用人來做研究,把一些藥材寄生在活生生的人內,令其成了一個沒有了意識的人。
當然最後的那個言論很快被中心澄清不實。因「植人」還是研究階段,到最後成功與否是有待觀察。
不過這一項發明是人類所期待的,畢竟健康的身體,是每個人都想要的。
相比起來,許玥晴對於植人的熱心就到了解開那條程式為止,因為對於她來說,一個沒有意識的東西,一點用處都沒有。
從小因為性格怪僻,沒有多少朋友,主要是其他人都接不了她的話題,但他們又總是硬接話題,結果每次都鬧得不愉快,最慘的是最後她的話,其實沒人在聽,大家都其實想接話題,想她接不到,很有成功感,但每次都是失敗。
所以,她很寂寞。
好不容易耗到了大學畢業,研究中心又要她進那個什麼中心,許玥晴認為,她這種社交有嚴重問題的人,可能進中心會好一點,人家都說,研究所裡怪人特別多。
她很快就把植人的那個最後的程式給解開了,但她其實對植人對人類的貢獻有多大,一點興趣都沒有,她之所以幫忙研究植人這個項目,主要是她發現了,這種植物基因分子容易分解,而且可以隨意的跟任何的東西的基因分解融合在一起。
所以她偷偷地做了一個實驗。
她用了一些雞肉跟其內臟跟這種植物用另外的一些程式改寫了其生長方式。
結果她製作了一隻小雞出來。
這隻小雞有點呆呆,但會叫,會動,雖然動作有點遲鈍。但牠算是一件成功品,而且生長速度快,比「植人」的慢幾天而已,五天之後,小雞就變成了大雞了。
她對於這個研究結果很興奮,所以她有一個更大的念頭。
她想做一個有意識的「植人」。
許玥晴回到家,把外衣脫下之後,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玥晴。”一把好聽的聲音從她後邊傳來,然後一對手放在她的兩肩,幫她按摩。
“我回來了。”許玥晴向她身後的那個人微笑。
“玥晴。”好聽的聲音再次響起。
許玥晴站了起來。
“和靖,你今天有自己喝水嗎?”許玥晴問。
“有。”許和靖道。
許玥晴看著許和靖就好像看一件藝術品一樣,看得十分的小心。
“今天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許玥靖問他。
“沒有。”許和靖道。
“我幫你檢查一下。”說完,許玥晴拉了許和靖到了一個手術枱似的床上,床頭有一個山洞似的地方,這是一個測試儀,是許玥晴自己改造的,專為植人的身體作檢查。
許玥晴把許和靖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床前的電腦,開始輸入數據。
然後這部測試儀開始動了起來,它從頭開始掃描,一直緩慢的向下移動,直到掃到腳後又再往上掃描。
“你的右手有點委縮的現象,今天泡在泥土中時間沒有泡手嗎?”許玥晴問。
“露了出來。”許和靖道。
“跟你說過多少次,一定要全身都要在泥中。”許再晴有點責備的語氣。
“那為什麼玥晴不用?”許和靖問。
語塞。
她總不能說,他不是一個人,不然他又問自己一大堆問題,最怕就是他的腦子是一條線的,跟他說了,他只是記住,不會轉彎,所以跟他說太多也沒用。
這就是他的不完美。
許玥晴就想造一個可以跟自己說話的“人”,她跟其他人都談不來,但她怎樣去研究,都不能做出一個完美的人出來。
“不是活人還是不行呀!”許玥晴小聲嘆氣。
許和靖側了一下頭,不明白她的話是什麼意思。
說真的,許玥晴自己對那個實驗品不是很滿意,通常都是這樣,不是成功品,都是不得主人喜愛。
但許玥晴既然製造了他出來,就不會不理他,還是個會說話的,她更不忍心看他自生自滅。
而且還長得這麼帥。
許和靖是許玥晴用黑市弄回來的一些剛死不久的屍體的碎肉和內臟,湊了「植人」的成份造出來的。
基本上這算是第二代「植人」,但他一點用處都沒有,不像第一代的「植人」有補給的功能。
對於市場來講,他就是一個不值錢的東西。
如果在市場上出現,還可能被人認出是一個已死之人,許玥晴會坐牢的,不過她非法買了這樣的東西回來,都已經是犯法了。
“沒事。”許玥晴決定忽略他的問題,“以後我給你一點營養劑就好過來的。”
“好的。”許和靖答。
許玥晴正要去回房間時,許和清突然從後面擁著她,令她大吃一驚。
“你怎麼了?”雖然很吃驚,但知道他沒有什麼惡意,就問他。
“我喜歡玥晴。”許和清道,“今天在電視上看到的,對於喜歡的人,要這樣做。”
許玥晴在回憶自己在製造他的過程中,有沒有加上了感情數據相關的程式到他身上。
“你等一下。”許玥晴輕輕的推開了他,真的走過去辦公桌上找他的資料,她打開了抽屜,拿出他的資料,認真的看了起來。
“沒有呀。”許玥晴把資料翻來又翻去。“你從電視學的?
“什麼事?”許和清問。
“就是……那個……”許玥晴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這些情呀、愛呀什麼的,她自己都沒什麼接觸。
“你跟泥土一樣重要。”許和靖突然道。
天呀!一堆肉加植物基因,會出現感情線,這是要變天嗎?
“你去睡覺吧。”許玥晴有點頭昏,她必須好好研究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一起睡嗎?”許和靖問。
“你睡你的地方,我睡我的房間。”許玥晴臉紅一片。
許和靖也沒說什麼,也乖乖的聽話,到他自己的房間。
許玥晴便在書房裡研究了一整晚。
她的概念就是,對於那個完全靠碎肉和植物來支撐出來的一個「植人」,是不會有任何感覺,就連動物的本能都不會有。
應該。
她不應該有這樣的念頭,她應該把所有的事情都要想成有可能。
例如,
他可能有幫助生育的能力。

 


 

 

第三章 懷孕

方曉生看著在工作的許玥晴,怎麼看都覺得很別扭,但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
“你看什麼?”許玥晴都發現他在留意著自己,所以問他。
“你近來好像變笨了。”許玥晴看著他,他立刻急忙解釋:“我不是說你腦子,是說你好像跟平時不一樣了,感覺你什麼事都很小心似的,你是否生病了?”
“沒有。”許玥晴沒有理他,繼續工作。
她不能給任何人發現的。
上個月,她等到自己懷孕了。
這是科學都解釋不了的事情。
她跟一堆肉和植物造出來的「植人」有了一個孩子。
對於這個,她又驚又喜,她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實驗品,記綠每一天身體狀況,她沒有孕吐,但總會覺得口渴,她要喝很多的水,而且吃很多的食物,特別是肉,還有「植人」。
有時候精神很差,上次在家裡暈到了,不過幸好,沒過一刻鐘,她就自己醒過來了。
但這個情況發生的頻率越來越嚴重了。
她必須有一個幫手。
她停下了工作,看向方曉生。
“你看什麼?”方曉生學她的語氣。
“我有事想你幫忙。”許玥晴道。
“說吧。”方曉生道。
“我懷孕了。”許玥晴道。
空氣突然安靜了。
“你的誰懷孕了?”方曉生懷疑自己聽錯。
“我。”
“你怎麼了?”方曉生還是確認自己聽錯。
“我懷孕了。”許玥晴有點不耐煩道。
“是嗎?”方曉生懷疑,“誰是爸爸?你認識的我都認識。這麼神秘,在一起了我都不知道。”
“你不認識的。”許玥晴道,“但我會介紹給你認識一下。”
說完,許玥晴便帶走他。
許玥晴果斷帶了他回家,給他介紹了許和靖。
“他是「植人」嗎?”方曉生對許和靖充滿了好奇和興趣。
“對。”許玥晴道,“但我加了其他的東西進去和改了些程式。和靖是進化版。”
方曉生二話不說的想把許和靖的手摘下來,許玥晴立刻制止了他。
“你幹嘛!”許玥晴有點激動。
“摘不下來。”方曉生道,“你加了什麼進去?你不會幹了什麼違法的事吧!”
許玥晴有點心虛,不明說,就把資料給了方曉生看。
方曉生看了立刻開罵。
“你知不知道這樣是犯法的!政府還沒批準可以用人的身體來研究。”
“只是一些肉和內臟而已。”
“但這些你都是在黑市場買的吧!新鮮貨耶!這麼剛好嗎?”方曉生道。
“買家說是剛死的,交通意外,是個寫了會捐器官的人。”許玥晴道。“我有他的器官捐贈證明。”
“即便你說的都是真的,買家沒有騙你,但你未經上報,用人來做實驗,是違反了人道原則,也是有罪的你知道嗎?”方曉生道。
“那你是要告發我嗎?”許玥晴道。
“不會。”方曉生道,“你就是鐡定我不會說什麼才告訴我吧。”
“我需要一個專業人士來幫我。”許玥晴道。
“等一下。”方曉生好像了解到一件事。
許玥晴看著他。
“你肚子裡的……”方曉生指著許和靖,“是他的?”
許玥晴點頭。
“我的天呀!”方曉生激動得站了起來。“你是怎麼做到的?”
“不知道。”許玥晴道。“我還沒能解釋得到。”
“細胞再生嗎?”方曉生問。
“這也是我想的唯一說得通的解釋。但我還沒有開始深入研究,我就有了身孕。”
“你是故意的吧。”方曉生揭穿了她,她沒作聲。他也覺得暫時也放下不可解釋的事情為好,“那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一開始的時候還好,但近期覺得肚子裡的東西索要得很多。總是想喝水和肉,還有什麼蔬菜都不想吃,只想吃「植人」。”
“什麼部位?”方曉生問。
“一段一段時期的。一開始的時候就很想吃軀幹,然後是吃手,再來是腳。”
許玥晴道。
“他在給自己補給呀。”方曉生道。
“這個我知道。”許玥晴道。
“這些你都比我清楚,那你要我知道這事幹嘛?自己秘密解決不就好了嗎?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險這個道理你不知道嗎?”方曉生真的沒好氣。
“我需要一個幫手,還是個專業的。”許玥晴道,“昨天我暈倒了,幸好下一刻我就自己醒過來,但我發現了問題,就是如果他需要什麼養份而我不能立刻補上的話,我的身體就會出狀況,之前就會有手麻腳麻,今次我頭暈可能是我需要補給頭了。”
“就是他現在是要長頭了嗎?”方曉生問。
“我昨天照了超聲波,應該是這樣了。”許玥晴道。
“你不懷疑你自己會懷上一個怪物嗎?”方曉生想像著她的肚子裡的那個沒有頭的東西。
“所以才需要你呀。”許玥晴道,“你跟我一起跟進情況發展,我暈到了你都可以幫我,如果我出了什麼事情,你都可以第一時間處理掉。”
方曉生看著她。
“如果我生出來真的是怪東西,那你就幫我立刻處理掉。”
第三章 完

 


 

 

第四章 被發現

許玥晴的肚子不夠兩個月已經很大了,她每天進出研究中心都很小心,幸好她本來都不跟任何人太熟,或是大部分人都忌憚張紫芊的臉色而避開她,除了方曉生,都沒有人發現有任何異像。
“今天的狀態不錯呀。”方曉生看著超聲像出來的圖片,“手腳尺寸正常,心跳正常。”
許玥晴穿好了衣服出來,方曉生給他報告。
“應該是個人類。”許玥晴道。
“我怎麼聽你說這話有點別扭呢?”方曉生皺眉頭,“照這個生長速度還沒定論呢!現在才兩個月,已經快要出生的趨勢了,你說。他是什麼?”
“到生出來再看吧。”許玥晴笑道。
方曉生看著她。
“看什麼?”許玥晴道。
“我覺得你現在真的像個準媽媽了,說話都帶笑的。”方曉生道。
許玥晴知道他開自己玩笑,決定無視他。
但她知道方曉生說得對,她對於即將出生的那一位。
有點期待。
許和靖在客廳等著他們,看到他們出來,就走了過去。
他看著許玥晴的肚子。
“不用看,你的孩子很健康。”方曉生道,“都快要出生了。”
“我們的?”許和靖問許玥晴。
“是的。”許玥晴柔聲道。“你想要幫他取個名字嗎?”
“我還沒想好。”許和靖道。
“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許玥晴笑了笑,便跟方曉生離開了。
“我需要一個醫生和護士。”許玥晴道。
“這個我可以想辦法,但風險很大,我們還沒清楚你生出來的是什麼樣的東西。”方曉生道。
“我知道。”許玥晴道。
“而且我不確定找來的人會不會把你的事情上報上去。”方曉生道,“我認識的人,院長大都認識。”
方曉生是研究中心院長的學生。
“我沒有認識的人。”許玥晴無奈。
方曉生嘆了一口氣,拍拍她的肩膀,就去把車開過來。
他們一同回去研究中心。
“我儘量找吧,有一個人他或許不會告發你。但我不保證。”方曉生道。
“那你現在就找他。”許玥晴道。
“我待會就聯絡他。”方曉生道。
“現在就打。”許玥晴道。
“不急在一時吧。”方曉生餘光看到許玥晴的臉色。“你不是現在就要生了吧。”
許玥晴不說話,但臉色非常差。
方曉生沒徹,在路旁把車停下,便用起電話。
一會兒後。
“走吧。去他的地方。”方曉生說完,立刻又啟動車出發。
他們來到的地方,龍蛇混雜,他們每走一處,都有人盯著。
“到了沒?”許玥晴有氣沒力的道。
“你可要保持清醒呀,快到了。”方曉生道。他自己扶著兩個人的體重也很吃力。
最後他們走到了一個十分黑暗的大廈,上到了樓梯到達二樓,看到一個不起眼的門。
方曉生按下了門鈴。
開門的是一個男生。
“快進來。”男生讓開了一旁給他們進去,之後又把門關上。“怎麼回事?”
“別說那麼多了,先替她接生。”方曉生道。
“她臉色很差,你先幫她量下血壓。”男生看到了這個情況,立刻也不廢話。
穿起了手術衣物。“多少。”
“91。”
男生皺了一下眉。
“開刀吧。她沒力氣生的。”男生道。
“你有麻醉藥嗎?”方曉生道。
“你們行嗎?”看到他們兩個好像很不靠譜的樣子。
“子宮我都切過,就一刀我還弄不好嗎?”男生對她的質疑有點不滿。
“你朋友有執照嗎?”許玥晴問方曉生。
“沒有。”方曉生答。
之後許玥晴就暈過去了。
到她醒來時,好像已經過了很長時間。
她看著四周,雖然外面不怎麼樣,但內裡還是挺乾淨的。
“謝天謝地,你醒了。”方曉生呼了一大口氣。
“我睡了很久了?”許玥晴問。
“半個小時。”男生道。他也坐在床邊,喝著咖啡。
“才半個小時,那你別一副我睡了一個星期的表情好嗎?”許玥晴無奈道。
“他跟你打了全身麻醉,他當然害怕。”男生雖這麼說,但比起方曉生,操刀的那一位顯得事不關己一樣。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方曉生道。
“那個孩子……”許玥晴有點緊張。
方曉生沒有直接回答她,動了動頭示意要她自己轉過另一邊看。
即使有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還是很緊張。
許玥晴轉得很慢,一來她無力,二來她很緊張。
“啊。”直到一把奶聲傳到她耳中,她便把頭直接轉過去了。
一個很可愛的小嬰兒,笑著看著自己。
“他很健康,各方面都合標準。”男生道。
“心肝脾肺腎都有。”方曉生道。
“但,”男生站起來,走到他旁邊,“你可不可以解釋一下,他在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有增長了兩個月的現象?”
第四章 完

 


 

 

第五章 合作

三人就一個躺在床上,一個坐著,一個站著的狀態對峙著。
“有很多奇難雜症又不可告人的病人都會找我,但你的狀況我可是第一次見。”男子道,“他所有的狀況都保持很好的狀態,一點瑕疵都沒有,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楠,你應該讓她多休息一下,她現在很虛弱。”方曉生道。
“對呢,還有一點是很奇怪的。”叫做楠的男子問,“你知道你剛才差點就沒氣了嗎?”
許玥晴看著他。
“我們根據你當時的狀況決定了替你開刀,但這個孩子,卻一直爭取吸收你的營養,到我們要拿他出來的時候,他好像意識到什麼,這時候你的氣壓開始迅速下降,心跳越來越快,你呼吸不了,我們給你的都被那個孩子全單接收,就像來索命一樣。”楠坐在嬰兒旁邊。“我們覺得你快要不行的時候,他又救了你一命。”
許玥晴沒有作聲。
方曉生都站起來走到她旁邊,替她掖了掖被角。
“他突然又把很多的營養迅速的回流到你身上。”方曉生有點安慰的笑了,“我們看到他不停的經過臍帶吸收你的,我們二話不說就想要把它剪了,就出現回流的狀況。”
“是這樣呀……”許玥晴呼了一口氣。
“他很可愛。”方曉生笑道,“你先睡一下,我們會照顧他的。”
“靠你了。”許玥晴說完,不知道真的累了還是暈過去,就閉上了眼。
“你不要問我,我們簽了保密協議的。”見楠正要問什麼,方曉生立刻止住他。
“OK。”楠也沒有勉強。
“不錯嘛,你經營這裡很好。”方曉生環視他的診所,現在許玥晴醒了,心定了,就開始注意其他事情。
“還不錯吧。”楠也沒說什麼。
“果然離開了中心是明智之舉。”方曉生點頭認同自己說的。“要不我也離開好了。”
“「植人」不是你的生命嗎?”楠笑道,“你捨得?”
“不捨得。”方曉生老實回答。
“那個女的也是中心裡的人吧。”楠道。
“對。”方曉生道。“「植人」的最後一個階段是她完成的。”
“了不起呀。”楠道,“怪不得懷的都是怪胎。”
“你口德可以好一點嗎?”方曉生道。
“跟你彼此彼此。”
“她還需要你的幫助,你一定要看好她跟嬰兒。”方曉生道。
“那個小的你比較在行吧,他有「植人」體質是吧。”楠道,看方曉生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中了。“別擔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真的不要說,不然他們會有危險。”方曉生道。
“那你要跟我說說事情的經過。我也好知道怎麼照顧他們倆。”楠道。
“你等小晴醒來再問她吧,她比較清楚。”方曉生道。
這時,方曉生的手機響了。
“你們在哪兒?”電話裡傳來一個女生的聲音,是張紫芊。
“我在商店,買東西。”方曉生道。
“許玥晴呢?”張紫芊問。
“我怎麼知道?“方曉生道,語氣還表現得問題問得有點好笑的狀態。
“我看到你們在一起,三小時之前。”張紫芊道。
“天啊!你不要總想著我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好不?”方曉生道。“我自己一個人在星座商場逛著。你可以來認證一下,也可以跟我一起吃個午餐再回中心。”
電話另一邊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
“好。”張紫芊道。
方曉生的表情變了,使一旁一直在看戲的楠忍不住笑了。
掛線後。方曉生立馬穿上外套,拿著包。
“真是的,我走了,今晚再來看她。”方曉生急忙道。
“你直接跟她說你是跟她在一起就行了,你們又沒什麼。”楠道。
“她不喜歡玥晴,還有玥晴的事情我當然不可以說,是吧。”方曉生開大門,“我走了,好好照顧她倆。”
楠走到了嬰兒面前。
“來,叔叔教你東西。”楠看著嬰兒道。
隨後就抱走了他。
第五章 完

 


 

 

第六章 再次被發現

“為什麼近期許玥晴總是請假?”張紫芊拿著人事出勤記錄在中心詢問。
各人都搖頭不知道,畢竟許玥晴跟大家都走不近。
張紫芊不喜歡許玥晴,大家都知道,但張紫芊是研究院院長的女兒,他成立的疾病預防研究中心,就是想讓她在醫學科學研究中出名,但她一直都在第一代植人的研究停濟不前,反被許玥晴比過去,使她不能接管中心主任的地位,所以她一直都有事沒事針對許玥晴。
“曉生,你知道嗎?”張紫芊問在為植人做記錄的方曉生。
“我怎麼會知道!”方曉生覺得她問的問題很好笑。
方曉生是研究中心唯一能和許玥晴說上幾句話的人。
張紫芊不甘心,就使用自己父親的老師身份,把自己推給了方曉生。
“你不知道?”張紫芊問。
“你不要問得怪裡怪氣的好不好。”方曉生說完,便繼續記錄,沒有再理她。
事實上,許玥晴現在在家裡,跟楠研究著怎樣讓小清生長得更好。
小清是許玥晴和許和靖的小孩。
“你可不可以不要把你奇怪的想法試在小清身上?”許玥晴對於比自己還奇怪的楠很無語。
至從讓楠幫忙一起照顧許清之後,他就不停的提出自己變態的想法。
“我只是用他爸在用的方法用在他身上而已。”楠道。
“你真的是醫生嗎?”許玥晴拿過毛刷著許清滿是奶的頭。“他有口腔,可以直接吃東西的好嗎?”
“那許和靖不可以直接從口腔把泥吃了吧。”楠道。
“泥土對他們植人來說就像我們的氧氣櫃,不是拿來吃的。”許玥晴翻了白眼。
“那小清是不是也可以睡泥土裡了?”楠問,表情告訴許玥晴,他有點興奮。
“他還小。”許玥晴道。
“6 個月了,不小了。”楠道。“我們試試,看看他的生長速度會不會加快?”
“醫生。”
“叫我楠就可以了。”楠道,“怎麼樣?”
“小清,他是一個人類。”許玥晴道。
“他也擁有植人的功效。”楠道。
“你不可以亂猜。”許玥晴道。
“但他有植人的一些養成方法,我們不難判斷,他有機會有植人的功效。”楠道。
許玥晴看著他。
“那如果真的有,你會把他殺了,再分解他的各個部位,去救其他人嗎?即便他什麼錯都沒有。”許玥晴認真的問他。
楠看了在嬰兒床上對著自己笑得很開心的許清。
“對不起。”楠發現了自己是興奮過頭。“我不是真的想把小清怎麼樣。”
“我知道。”許玥晴道,“我也理解作為一個研究人員的好奇心和積極的研究心,但我就是覺得,小清就是一個人類,可能他只是剛好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幫到其他人,就好像有些同血型的人,可以輸血給對方一樣,但他們不會犠牲一個人去救人的,對我來說,小清就是這樣的存在。更重要的是,我是他的母親。”
“玥晴。”許和靖走到書房找她。“我記下了要買的東西。”
“那我出去一下,待會兒回來。”許玥晴接到了紙,便拿著錢包出門了。
許和靖和楠互視著。
“有什麼事嗎?”見許和靖瞪著自己,楠問。
“近來你一直和玥晴待在一起。”許和靖道。
“我是醫生。”楠道,走過去逗許清玩。
“但我心不舒服,你是醫生,你能幫我看一下嗎?”許和靖道。
“那如果我離開這裡,你的心是不是會好一點?”楠問。
“好像是這樣。”許和靖道。
“如果我不知道你是神奇的植人,我會以為你在說暗話給我聽呢。”楠笑道。
許和靖聽不懂。
叮噹。
“可能是‘許太太’忘記拿鎖匙。”楠故意道,許和靖走過去開門。
“請問你找誰?”許和靖問門外的人。
聽到不是許玥晴,楠趕緊走出去,怕許和靖被發現。
“你怎麼會在這裡?”張紫芊看到了楠之後驚訝問。
“我跟許玥晴是朋友。”楠道。他知道張紫芊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他在想辦法趕走她。“她病了,我去探望一下她,順道給她看個病。”
“她人呢?”張紫芊很明顯不相信他說的話。“我知道你是沒有執照的。你怎麼跟她看病?”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的醫術只有你爸不認可,其他人可不是這樣想。”楠道。
“我爸說不行的,那就是不行。”張紫芊不跟他客氣。
“那真不好意思,這裡全都是你們家覺得不行的人,這裡你也不太想進了吧。
請回。”楠道。
“許玥晴人呢?叫她出來,我有事找她。”張紫芊問。
“她睡了。”楠道。“她是個病人,你待她好了再叫她見你不行嗎?”
“我是中心副主任,她請了這麼多天的病假,我去探望一下她合情合理不是嗎?”張紫芊道完,就想進屋。
“請回吧。”楠就是不給她進,他一生最討厭的人,就是她父親張哲楊,另一個就是張紫芊。
“不是,我說你怎麼了?這是你家嗎?”張紫芊感覺他很莫明其妙。
他越這樣,她越懷疑,楠在掩飾什麼。
而且,經驗告訴她,剛才開門的那個男人,有點不像人。
“不怎麼了,就是不給你進門。”楠道。
“你!”張紫芊氣得說不出什麼。
楠靠在門邊,就是不讓你進的姿勢站著。
張紫芊沒法,她本來就是要看看許玥晴在幹嘛,請這麼多天,以前她就算是病了都會待在研究中心,就年初開始,她就準時回家,這兩個月連續性的請假。
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就趁著探個病,看她在幹什麼。
“他是誰?”張紫芊又問看電視的許和靖。
“關你什麼事?”楠道。看著非常生氣的張紫芊,楠非常解氣,“其實你有什麼問題,你可以待許玥晴好了,回到中心,你再一一的問她,不就得了?你不停的問我,我不清楚又不方便說人家的事,你說是不是?”
張紫芊決定不跟他再說話,轉身要離開,就看到剛從電梯出來的許玥晴。
許玥晴看到張紫芊也很驚訝。
張紫芊回頭看著還在門口站著的楠。
“張教授。”許玥晴道。
“聽說你病了,我來看看你。”張紫芊道。
“謝謝,我差不多好了。”許玥晴道。“明天可以上班。”
“那就好。”張紫芊道,“請我進屋坐坐吧,順道介紹你的家人給我認識一下。”
許玥晴看著她。
“他是我的朋友,楠。”
“我認識他,他以前是我爸的學生。”張紫芊道,“我說的是裡面的那一位,是你男朋友嗎?”
“是的。他比較內向,我想就算了吧。”許玥晴道。
“他是「植人」吧。”張紫芊道。
第六章 完

 


 

 

第七章 逃亡

“那個成人的「植人」,我們抽取了他的血液和骨髓,發現他比市面上的「植人」相比下只有五分之一的功效,是個劣質品。”一個研究員把檢查報告給張紫芊。“但這個嬰兒的卻是百分百。而且他有驚人的生長速度。”
張紫芊看了報告之後,又生氣又嫉妒。
許玥晴竟然研究出這樣的「植人」!
中心裡的一個實驗室裡只聽到嬰兒的哭聲。聲量之大在隔壁房間的許玥晴都聽得到,她被發現了私藏實驗品而軟禁在中心。
門這個時候開了。進來的是張紫芊和張院長。
“玥晴。”張院長和氣叫她。
“院長,許清他是一個人類。”許玥晴開口就是這一句。
“玥晴,私藏實驗品是違法的,按程序我們要把他們都接收回來。”張院長道。
“他們沒有編入研究檔案,他們都是我的家人。”許玥晴道。“我沒有動用過中心的東西。”
“但你是中心的人,你在宣誓時,是無條件貢獻給中心的。”張院長繼續客氣的跟許玥晴解釋。“許和靖是你造出來的是不?”
許玥晴雙手掩臉,無奈的點頭。
“怎麼造的?”張院長問,“有相關報告嗎?”
“我說了,你們會放過他們倆嗎?”許玥晴道。
“他們都是國家的東西,政府是要他們歸檔的。”張院長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這時候又傳來了許清的哭喊聲。
“那只換許清可以嗎?”許玥晴哭了。
張院長靜默了片刻,最後還是為難的搖頭。
許玥晴也沉默了。
看今天是沒有辦法,張院長和張紫芊只好在罷,走出房間。
“爸,直接解剖許和靖就可以慢慢研究到出來了不是嗎?何必跟她說那麼多。”張紫芊走出來後第一句話。
“我們解剖許和靖不是問題,但我們最主要的是這個植人跟人交配之後出來的那個成品,才是最主要的,他的出現對我們醫學界有重大意義。所以許和靖這類的「植人」的製作過程,我們一步都不可以錯。”張院長解釋道。
“我明白了。”張紫芊點頭道。
“曉生跟玥晴比較熟,你問一下曉生。”張院長道。
“問過了,他說他毫不知情。”張紫芊說來也是無奈。
“楠呢?他知道不?”張院長問。
“你自己去問他,我不想跟他說話。”張紫芊提起他就來氣。
張院長對這個人也是很頭痛。
“要不這樣吧,再過兩天,玥晴還是不鬆口,就對許清進行解剖吧。”張院長無奈。
這句話給方曉生聽見了。
晚上,許玥晴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隨後進來了兩個人。
“玥晴。”許和靖叫了她。
許玥晴馬上反應過來,走過去看他們。
許和靖全身都是針孔傷和瘀傷,而方曉生抱著同是遍體鱗傷的許清,他又長大了,現在正睡著。
許玥晴心痛得哭了出來。
“別哭!快走。他們發現就來不及。”方曉生示意要許玥晴抱起許清,自己扶著虛弱的許和靖。
“你被革職的話,我幫你寫一個獨家的第一代「植人」2.0 版。”許玥晴在跑期間,跟方曉生說了這一番話,讓他本來也很緊張的心情,都被她說沒了。
“那我真多謝你。”方曉生笑道。
“他們在這兒!”一個中心人員發現了他們,追過來。
“你們先走吧。”方曉生道,“我攔一下他們。”
說完,便停了下來,面對追過來的中心人員。
許玥晴他們一直跑,沒有回頭,她知道中心的人不會為難方曉生。
“媽媽。”懷裡的許清醒了。
這是許玥晴第一次聽他說話。
“小清。”許玥晴有點感動,但又很擔憂。
“我很痛。”可能是跑得急,觸動到他的傷口。
“過一會兒就會好了,我們現在在避著壞人。”許玥晴道。
“壞人?跟我打針的那些人嗎?”許清道。
“是的。除了楠叔叔,所有在你身上打針的都是壞人。”許玥晴在這個時候不忘理性說話。
“爸爸……”許清看到在旁邊的許和靖。對方只是沖他笑笑。
他們走出了研究所大門,發現後面又有人追上來。
這時候,許和靖停了下來。
“快走。”許玥晴叫他。
“你帶小清走,我不會有事的。”許和靖向她微笑道。“走吧。”
“我會回來接你的。”許玥晴道,許和靖只是對她笑笑,之後就走回大門,把大門從外關上,擋著。
許玥晴走出了研究中心的範圍,走得太匆忙,在過馬路的時候沒注意,被一輛行駛著的車子撞上了。
司機馬上下車,想看她的情況,怎料許玥晴理也不理的抱著許清繼續走。
許玥晴背著許清,她身上也是沒一處是完整的,像剛才打了一場很激烈的架,身上的血,大多是自己的,但有的是許清的,跑得太快,本來止血了的傷口又裂開。
縱使她已沒力氣,也要咬著牙關的向山上跑。
“媽媽……我很累……”許清在她的背上同樣是有氣無力。
“別睡,我們很快就到家了,回到家再睡。”許玥晴道,不時會後手拍拍快要睡著的小朋友。
“爸爸呢?”小朋友問。
“爸爸……爸爸在一個大的透明箱子裡睡著了,我們先回家。”許玥晴道
“爸爸不回家嗎?”許清問道。
“回的,會回來的。”許玥晴道,感覺到許清往下,又用力拍了他一下,“小清,別睡。”
“但我很累呢,我手很痛……媽媽。”許清虛弱的道。
“別睡!小清。別睡!”許玥晴無奈把許清放下,用力在他臉上打。“小清!別睡!”
“在那兒!”遠處傳來了聲音。
許玥晴立刻抱起許清,但她已經沒有力氣,身體本能的動不了,眼下快要到家……
“許教授。”張紫芊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求求你,放過他,他只是個小孩。”許玥晴把許清抱緊在懷中。
“許教授,請你認清事實,按道理,那個不是一個小孩,他是一株植物。”張紫芊道。
“他是人,相信我,他真的是一個人,你們拿人去做研究,是違犯了人道。”
“是誰先違犯了?”張紫芊問她,“是你,許玥晴。你沒有經過上級許可,私自製造實驗品,還私藏實驗品,你這樣是要坐牢的。”
“求求你,張紫芊,我把我的研究資料都給你。你幫我跟院長求個情好不好?只要放過他。”許玥晴抱緊許清道。
“他是研究中心的實驗品,我作不了主。”張紫芊道。
雙方在對峙,沒有再說話,眼看研究中心的人要來了,許玥晴不知道該怎麼辦。
“許教授,我們還有很多實驗都要依賴你的,你和那個「植人」都跟我們回去吧,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那人道。
“你覺得你的話可信嗎?”許玥晴道,“和靖不是被你們準備解剖得一干二淨嗎?你怎麼放過我們。”
“許和靖沒有被解剖,他還有研究價值。”張紫芊道。
“但你們把小清帶回去了,就不是這麼說吧。”許玥晴道。
“至少你手上的那個「植人」一定安好。”張紫芊道。
許玥晴沒有再理會她,只是看著奄奄一息的許清,用手幫他梳理一下頭髮,露著笑容看他。
“小清,接下來就看你的運氣了,媽媽不能陪你了,媽媽保護你,也要保護爸爸。”許玥晴哭了,本來透明的淚水,經過了傷口,卻變成了紅色。“要好好生活下去。”
說完,便把昏迷的許清拋下山。
“該死!”張紫芊立刻走過去,抓住了也準備跳下去的許玥晴,不理會她的傷口,瘋狂的搖著她罵,但許玥晴沒有理會她在罵什麼。
因為許玥請傷得很太重,當研究所的人員到她那兒時,她已經昏過去了。
第七章 完

 


 

 

第八章 當人類連自己都要吃的時候

 

“這是一個重大的發明,我們對於研究出來的第三代「植人」,比起第一代的,功效是接近人體所有的補給性是百分之七十,比起第一代來說是保健品,但第三代的就是能夠融入到醫學當中,我們可以通過……”
電視播著張哲揚的發佈會內容。
這是許玥晴再次被帶回研究中心的一年後。
這個發佈內容一直在研究學院的大堂的電視上無限循環播放。
他們所說的第三代「植人」面世已經有四個月的時間,這次的發佈會議論激烈,有人非常贊同,有人卻說有違人道。研究中心也公開了製造過程文章,說是由第二代植人的身體中,得到某些元素,植入母體,再經過兩個月的時間,便能生產出來,對母體並不會有任何危險。
他們稱這是植物。
它的功效可以把疾病的治癒機率達到百分之七到八十。
六年之後。
這樣的「植人」卻成為了不可或缺的醫療用品。
第八章 完
全文完

Leave a Reply